前女友是大神 第19章

作者:灵绪 标签: 电竞 GL百合

  “聪明的女孩,是有没错。”苏医生从她的白大褂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药袋子,是上次路可晴给她看的止痛药,她在空中晃了晃那药袋子,说道:“这里头可不是止痛药,只是维他命药片而已。”
  路可晴后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医院的,她那一刻意识仿佛是恍惚的。
  ——如果是更早之前,你可能还可以透过药物来消除大脑里头的东西,可是现在没办法,就算动手术,以它长得位置,成功率也不会很高。
  ——我不知道陈医生为什么会骗你,不过我感觉你已经心里有数了。
  陈医生是养父母的人,所以他那时候只不过是在演戏给自己看,难怪养父母一直都没有提过治疗的事情,原来是盼望着她的能力不要消失,哪怕就算只是短短地几年,他们也要把她榨干净。
  难怪先前养父忽然大方起来,说要把公司给她管理,原来不过是几年机器,她如果死了,公司也还是回到他们手里,真是一个好的如意算盘。
  天空中乌云一片,可是却没有降下一点雨,仿佛这就是她现在的心情。
  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忽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郗子雨所在的住宅区,她抿唇看着眼前的住宅区,然后掏出了手机,联系郗子雨。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说道:“你在基地吗?我……想见你。”
  “现在?基地里现在来了赞助商,所以经纪人不会让我走的……怎么了?”郗子雨的声音压得很低,似乎附近有人。
  “就想见见你。”路可晴抿了抿唇,笑道。
  “几天后聚餐就能见了,现在得当心些,你忘了吗?好了,我现在不能多聊了,经纪人已经瞪我了。”
  路可晴眼帘微微垂落,用着平常的语气说道:“那好吧,几天后见了……”
  郗子雨似乎在分神,所以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嗯,别在外头徘徊太久,听说基地外有时会有小粉丝出现。”
  “嗯。”
  路可晴只好落寞地返回家,而没有注意到住宅区,一个女孩顿足,注视着自己离开的背影,唐诗伊的嘴角微微上钩,自信地走入基地中。
  回家后,因为不想面对养父母,所以她关上房门躲在房间里头,无聊地刷着微博,她现在难受得只能透过郗子雨的微博来看对方的最新动态。
  最新的是一张照片,似乎是刚才基地里拍的,苦夏成员和赞助商友好的拍照,郗子雨笑得很勉强,底下的粉丝似乎也看出来,在调笑着她。
  可看到一半时,路可晴的指尖一顿。
  ——啊,诗伊果然大大很般配呢!
  ——这才是真大小姐和职业选手的唯美爱情故事啊!
  ——我看得出来诗伊一定是喜欢晴雨的,大大你快接受诗伊吧!
  ——楼上zz,人家晴雨有正牌女友了。
  ——那个路可晴据说以前很花心的,真担心大大被骗了。
  ——那里来的消息?
  路可晴最终没看完,放下了手机,卷进被窝里,手紧紧地揪着被子,直到指尖泛白的地步,也没有松手。
  几日后,路可晴的心情难得稍微好些,因为能去见郗子雨了。
  这些天她和养父母盘旋,养父母软硬兼施,逼得路可晴很是压力,恩情在,但是对方要自己命,路可晴自认为这样的情况下,她可不能继续地想要帮助他们。
  她想自由,想脱离路家,可不是等死后。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接下来的回忆,前面已经写了,就是那往事回忆第五章 。
  路可晴的背景和病因就是这样拉~还有最后一个回忆,不过是在很后面。
  其实作者菌真没卡,只是写得太刚好就停了(顶锅)


第28章 宠你爱你
  回忆犹如走马灯般沉淀在路可晴心中,如同灰尘般微不可见,但是却能把鼻子挠得发痒,呼吸难受。
  她不想再回到过去,因为这只会让她无法呼吸。
  路可晴轻轻地勾起了唇角,露出一抹动人的微笑,只可惜笑意带有着一点苦涩,她用着手掌心贴在郗子雨的脸上,像是传递着温度的信息。
  “郗子雨,我……我很抱歉,正如我所说的,我不想伤害你,如果我真答应了,那才是真正的伤害。”她用着近乎轻缓地语调说道。
  郗子雨当下呼吸几乎停顿了,她还想说什么,可所有的言语在对上路可晴那双像是夜空那般深的墨色眼睛时,嘴唇最终变得只能无力地开合。
  指尖的触感转瞬流逝,路可晴的衣角如风般划出她的手——用力地合拢手指,没有看向那离开的身影。
  “我知道……”为什么。
  郗子雨那轻柔如羽毛般的声音响起,路可晴的脚步也只是一顿,接着又继续地迈开脚步。
  “……所以我依然是一样的选择,你的所有我都会为你承担,你的伤害我也会为你抹去。如果你说你的心冷了,我也会为你用手捂热。”
  郗子雨的声音继续不轻不缓地响起,可路可晴的脚步却再也没有一丝停顿,就像是没有听见她所说的话一样。
  路可晴在转过拐弯处后,直到确定已经消失在郗子雨的视野后,才停下了脚步,她抬手捂着自己心脏处,用力地捉紧。
  人的心怎么可能不热,只是那也只不过是身体需要的温度而已,如果连仅有的那点温度也没有,那和死人可就没有分别了。
  路可晴依旧坚定自己曾经对养父母的宣言,她想要自由,但不想要死,不为人消耗自己的生命,她也没有那股力气去消耗了。
  之后,她们是一前一后回到休息室的,其他人当时面色凝重,似乎在讨论着什么,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她们。
  “啧!这死胖子也太阴险了!”茜茜嘶声道。
  菲娜也拨了拨一头卷发,说道:“第一局他是在试水,接下来不晓得又该怎么来整我了。”
  “菲娜可不要怂,就是干!”茜茜说道。
  “怂倒不至于,只是这是我最后一次比赛了,怎么说,要输了,我会感到遗憾的。”菲娜耸了耸肩膀说,接着她又过去调侃茜茜道:“或者有茜茜你的安慰,我就算输了,也不会觉得太难过~”
  茜茜:“……请你圆润地滚开。”
  “滚进你怀里吗?”菲娜笑了笑,说着还真滚到茜茜怀里,抱着人不放了。
  “你这个死变.态!走开走开!啊——你在碰什么地方!”
  茜茜面色涨红,一脚把菲娜给踢开,后者反而像是回味着什么,手指用力地抓了抓,结果换来的是茜茜的一记枕头。
  气氛一时间变得稍微欢乐些,谷书珩也拍了拍手,唤回大伙儿注意力,说道:“大家尽全力吧,输了也不打紧,毕竟对方是老牌战队,当做上一堂课吧——哎?可晴怎么了?”
  路可晴从谷书珩那里拿过一个笔记本,在上头涂涂写写后,然后递给了菲娜。
  “啊?什么?”菲娜困惑地拿过那笔记本来看,接着眼睛瞪得老大。
  “看什么?”茜茜也摸索到她身后看了看那笔记本,可接着她高高地皱起眉头,不明地说:“这是什么?线图?”
  “尽管他再怎么强,他的大脑极限也就在哪儿,这是他第一局比赛时,经常做出的反应,因为太过细微,不太仔细注意的话,很难看得出来。”路可晴拿过一支红笔就着笔记本画了起来,并细细地给菲娜解说。
  一旁的人听着,也听得眉头蹙起,似乎觉得有些不合逻辑,其他人或许对于她还抱有着一点看法,所以都保持着沉默,除了星子。
  这让路可晴也感到很意外,没想到是星子发问,因为这人平常还挺安静。
  “你怎么确定这些规律一定对的?”星子问道,说着,她略有些深意地目光紧紧地落在路可晴脸上,说:“这简直就像是扫描机一样,太多细节,一般人都不会记得太清楚,但是你却记住了。”
  路可晴淡淡地答道:“你可以当我有个超好的脑袋。“说着,她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一般人无法拥有,所以才说没有。”
  后面的那句话有股反击星子的意思,后者微微一顿,接着笑了,当然是很无害地笑容,说道:“确实,我只是一般人。”
  星子身侧的小暧也似乎感觉不对劲,偷偷地用手拉了拉星子,后者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闭起眼睛打盹。
  平常看起来存在感低的人,没想到还挺有攻击性的,路可晴别开头,正好扫过郗子雨那双若有所思的栗色眸子,在视线撞上的仅一秒,她便挪开。
  休息时间很快就结束,众人做最后一次的准备后,就跟着工作人员回到比赛会场,路可晴自然就是回到观众席去,可走到半路像是想起了什么,便返回了休息室。
  战队成员的随身物品基本都放在休息室里,确认这里没有人后,工作人员会锁上,以防万一他们的物品遗失。
  路可晴笔直地走到菲娜放置包包的地方,很是熟稔般从哪包包的小暗袋里摸索出一个药袋子。
  菲娜第一局比赛离开前,是把药袋子放在口袋里,因为对方的裤子较为紧身,所以刚才她的口袋是鼓起的,可比赛之后,路可晴回来的时候,就瞧见她的口袋平坦了下来,所以就猜到她把药袋子收了起来。
  记忆不会骗人,只要包包有稍微挪动过的迹象,路可晴基本上就能找到药袋子。
  将药袋子收回自己的包包里,路可晴才离开休息室。
  离开前,她正好遇到前来锁门的工作人员,对方就看见她的时候,微微一愣,接着很热情的打招呼:“啊?你是NS战队的那位新成员吧?你好!”
  “你好。”路可晴微微颔首说道:“你辛苦了,锁门吧,里面没人了。”
  “是!”
  路可晴走后,那工作人员却看着她的背影好一会儿,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后,才摸了摸下巴说道:“这女的看起来有点眼熟?是在哪里见过吗?”
  工作人员一边嘟哝着,一边给休息室的门上锁后才离开,半途中,他忽然一拍手掌,说道:“那不是槑槑手机视频里的女孩吗?没想到落魄的模样底下长得那么正点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公告:和编辑商量后,本文将在这周日(20/10/2017)入v,当日首订留评会掉落小红包感谢~希望各位能继续支持窝这小小作者(弯腰鞠躬)~


第29章 告白失败
  在比赛开始前,路可晴就回到了观众席上,路可宁还在观众席上,见她回来了,便对她挥了挥手。
  “好迟啊,聊那么久?”路可宁撕开一个零食包咀嚼了起来说道。
  路可晴在她身侧空位落座,说道:“一般都是这样的吧?”
  路可宁因为嘴里塞满了零食,声调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怎么可能,我回休息室的时候,一般都是拿吃的,然后和大伙儿讨论之后要去吃什么。”
  路可晴:“……”这倒是蛮符合你个性。
  比赛进入了第二局,路可晴没有再和路可宁聊天,而是看向了大屏幕,听着路可宁时不时传来的点评和咔嚓咔嚓吃零食的声音。
  菲娜在第二局的表现中,开始比起上一局稳了一些,但是毕竟才那个半小时的分析时间,路可晴也不指望她能完全捉到对方的弱点,至少这稳稳地打已经算好了。
  “哦,NS战队的晴雨拿下了一血,还是直接越塔杀的人,上一局她可没那么扛的啊,这第二局难不成是打开了什么机关了吗?”
  听见了解说员的话,路可晴这才把视线挪到下路,郗子雨正补完兵回城,再次出来的时候,先去拿了个红,可是这一次敌方的坦克和刺客都前来埋伏。
  郗子雨似乎也早已知晓了一样,迅速躲开,可还是被打掉了一丝血,辅助这时刚好来到,就上前去骚扰敌人,给她造就了逃离危险的机会,郗子雨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寻找攻击的机会,之后,中路的菲娜和敌方的大胖子也赶来救场,下路就开始搓起了麻将。
  “子雨真6,都残血了还不肯走,还反杀了两个。”路可宁随着气氛变得高昂,嘴里咀嚼的速度也不自觉变快起来,咔擦咔擦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很折磨人的耳朵。
  路可晴叹息了一声,开启无视状态,继续观察着大屏幕,眉头不禁蹙起,接着看向了场上的郗子雨,对方神色难得一现的冰冷,这是郗子雨处于心情极度低迷的状态下才会出现的表情。
  “我说,晴雨你刚打了鸡血?这么扛?”菲娜忍不住透过耳麦吐槽道。
  “差不多。”郗子雨表情未变的说道:“我刚告白失败了。”
  其他成员与记录他们的工作人员:“……”
  菲娜被噎住了下,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你告白失败也能这样说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