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是大神 第2章

作者:灵绪 标签: 电竞 GL百合

  “可晴姐让走的……”
  詹姆一抹眼泪,立马在手机里打字。
  【詹姆:姐——你怎能弃我于不顾的呢!】
  【路可还有晴天:她们会专注打你,所以你在上单悠着点。】
  【詹姆:……】你是不是知道了真相,所以让我当得诱饵……
  虽然只是反了对面一个蓝,但是对方的打野前期就少了一点经济还丢了蓝,反观路可晴稳稳当当,有着别家的蓝,还有自家的蓝,还不算亏损。
  路可晴慢慢地在野区升级,等到了四级后,她身上的蓝buff也完了,就回到左边的野区去打蓝。
  比起其他路线的风调雨顺,詹姆的上路可真所谓的饱经风霜了,经常六个人搓麻将,几个人暴打一个咸鱼,搞得詹姆吃不了兵线,还被逼缩在塔下瑟瑟发抖。
  看得詹姆的几个队友都为他难过两秒。
  【风萧萧:好在不是给你拿的中单,不然被压制成这样,就真的得少个c位了。】这是中单位置的队友。
  【詹姆:……】
  虽然上路经常开架,但是对面的经济也丝毫不落下。
  路可晴打完蓝后,看了眼上路的状况,见到对面现在只有两人,再看詹姆有没大招,确认可以开打后,她走到野区上靠近塔的草丛蹲守,并给詹姆打信号。
  【路可还有晴天:上去诱敌。】
  【詹姆:……o(╥﹏╥)o】
  作为香饽饽咸鱼,詹姆就阔步昂首的出去几步,吃了对面几招后,又退回来,本来就是半管多的血条,顿时剩下一格多,詹姆就状似要跑路了,可对面的两个人又怎么会放过他?
  NC基地里。
  “残血别跑!”用曹操的女孩吼了一声。
  “我怎感觉别追的好?”用张飞的女孩咕哝道。
  更何况对方的兵线没了,自家的兵线也进入塔下了,两女孩还是果断自然地准备越塔强杀。
  东皇太一似乎还想垂死挣扎,反手定住了用曹操的女孩,而另一个用张飞的女孩见状,便直接开大,并准备暴揍东皇时——
  “雾草!露娜来了!”
  “没事,多半可以收掉这东皇,等收了再退。”
  露娜甩了一技能标记他们后,就直接大招过来,然后忽的往前走了几步,正好东皇的大招结束,曹操想追上杀东皇时,被露娜的二技能给吸回去。
  东皇这时也迅速地撤退,惹得两女孩顿时皱了眉。
  “雾草,小暧你去拦着露娜,我去追东皇!”
  “嗯!茜茜你当心些。”
  接下来,小暧就控制着张飞竭尽所能的去骚扰者露娜,而茜茜就去追东皇,可跑没多远,又被露娜给大招近身,再把她给吸回去。
  “我去——这露娜……这露娜……”
  茜茜目瞪口呆,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明明距离残血更近了,却又被给吸远了,这心情简直哪一个叫酸爽的……
  不过数秒之后,露娜取下了双杀。
  【(全部)詹姆(东皇太一):来追我啊~来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可就在詹姆还嘚瑟完时,忽的发出怪叫一声——
  【李元芳击杀东皇太一】
  【詹姆:……】
  【路可还有晴天:让你管住嘴.巴,就是不听。】
  【李元芳击杀露娜】
  【詹姆:……姐,你咋了?】
  【路可还有晴天:……我刚在打野,他就出来了。】
  路可晴刚杀了两个人,本来就血皮,想去打个野回血的时候,结果李元芳就突然冒出来,还往自己身上扔个小飞镖,这种数秒后,就会爆炸并造成伤害,然后……没然后。
  【雨后的希望:露娜,来单挑?】
  路可晴没理会对方,继续刷野去,顺便到下路捉人,不过对方就好像盯上自己似得,她出现的地方,就会有对方,不过不可否认,对方玩得很好。
  在她已经第三次被对方捉到并被杀了后,她开始陷入沉思,对方很狡猾,老骗她大招,让她空大,一旦大招空掉了,就会进入数十秒的CD,这看着没什么,可是就已经确定她人物的输赢了。
  同时,基地里的郗子雨没有刚刚的兴趣,有些无聊地看向茜茜和小暧,说道:“你们的练习还不够,这周末你们的出外许可驳回。”
  两名少女立马哀嚎了一声,可也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毕竟她们也清楚被一个路人给打赢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嗯?看来你们不满意只有一个周末啊,那就这个月的——”
  “子雨姐!求放过!”
  游戏很快进入到20分钟,基本上所有人都到了大后期,双方优势明显出来,虽然黄忠架起炮台可以很好的防守,但是对面有吕布,这点上,就已经克死了黄忠,至于王昭君,张飞和曹操看准时机的话,都能打断她的大招。
  胜负开始逐渐浮出水面,詹姆没有一开始的嘚瑟,反而越来越紧张,并且被敌方压制进了水晶。
  水晶一破,胜负既定。
  【路可晴:安娜,看见右边的路了吗,兵线要过去了,你去偷。】
  用大乔的女孩立马应了句,然后趁着他们打得火热时,就匆匆过去,
  路可晴也赶紧买了个复活甲,让詹姆先上去开团,自己紧跟随后,其他人也连忙寻找机会输出。
  “子雨,他们的大乔去偷塔了。”年长的女孩对郗子雨说道。
  “无妨,她的队友要死了,大招也召唤不到谁过去,再则中路和上路兵线要到了,一个大乔也不够几个人打水晶得快,更何况还是个没有破二塔的下路呢,大乔时间上会比我们慢。”
  最终路可晴这一方除她和大乔以外,全军覆没,路可晴看了眼地图局势,抿紧了唇,她还没有用掉复活甲,刚才带走两人后,她便带着残血撤退战场。
  现在对面有三人,李元芳、诸葛亮和张飞。
  两个输出位满血,张飞则是剩下半血,而且距离他使用大招cd应该还有数十秒,而大乔……路可晴深吸一口气,对方已经在破着二塔。
  在兵线刷新时,路可晴看准时机出去,正好李元芳走远了两个队友,她上去先收割诸葛亮,再击杀张飞。
  这时她已经剩下不到半管血,并且李元芳已经过来,在一肉一ADC夹击下,她终于倒地,不过也带走了张飞,并将李元芳打至半血,但是敌方兵线已经进来,自家兵线却没了,而大乔才破完高塔。
  而且在辅助和射手谁破塔比较快的问题,答案显而易见。
  郗子雨就像个胜利的王者般露出一抹冷笑,已经开始准备点塔了,可刚倒地的露娜忽的半血站起来,郗子雨眉头一挑,不急不缓的去击杀对方,而露娜则专注于清兵,就在露娜被她打残时——
  【(全部)风萧萧(王昭君):可晴姐!你可要加油啊!】
  郗子雨手一抖,没有按到技能,而这时兵线已经被对方清完,自己还被对方给反杀了,可她却仿佛恍若未觉,就只是目光愣愣的看着屏幕上的字。
  这名字她有多久没有看见了,有五年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上所有的解说或是阵容都来自于网络。
  作者:论多次挑衅和家暴媳妇,该当何罪?
  郗子雨:我不知道是她,所以不知者不罪。
  路可晴:……不对,重点是谁是她媳妇了?
  郗子雨:媳妇乖,别闹。
  路可晴:……


第3章 游戏结果
  水晶破裂,不过破的不是路可晴这方的。
  路可晴打死对面的李元芳后,让大乔开个大招,把自己传送过去,接着就快速地破掉了对面的水晶,奇迹般的获胜。
  没有理会其他队友高兴的欢呼,路可晴直接关闭了游戏。
  她靠在沙发上,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忽的感觉放松下来的大脑隐隐生疼,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接着伸手向一侧的茶几,拉开抽屉,拿出了一排药,再到厨房里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就着一片药喝了下去。
  在沙发坐着休息一会儿,路可晴才觉得自己的头疼好些了,看了眼刚被她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发现屏幕上的光不断,因为她有放静音的习惯,所以电话联络上基本很难找到她。
  拿过手机,自动忽略掉詹姆的信息和过滤掉一些不重要的信息,她的指尖最后停顿在一条信息上——路可宁。
  【koning:什么时候回国?叔父那里老问了,都毕业了,就早些收收心,回国吧。】
  路可晴低垂着眼帘看着这条信息许久,最后还是没有去回复,在那之前的信息记录里,已经有好几条这样的信息,全部都是在让她回国去,帮助姐姐的家族企业,然后好让这位好姐姐能够继续自己的职业梦想。
  “因为我只是养女啊……”路可晴无声地笑了,宛若自言自语道:“能让我打理一个企业是多么荣幸的事情,不是吗?”
  抱怨并不适合在她身上,她也没那个心思去怨任何人,因为在外人眼中,这一切简直就像是梦幻般的生活。
  视线再次模糊一片,剧痛刺激着她的眼睛,路可晴抬手捂着眼睛,微微一咬牙,拿过身侧的药片捏出两个,再就着放在茶几上的水喝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眼睛才稍微好些,她大口的深吸好几口气,让自己有些紧绷地胸口放松,接着靠在沙发上,手依然捂着眼睛,生理泪水早就把手心沾湿,这黏黏糊糊的感觉并不舒服,不过她也没心去管了。
  在最后的这时刻,是该回国了,路可晴心里想着。
  NC基地。
  一个男人手插着裤袋,嘴里叼着烟,一副流.氓样的走进基地里,然后下一刻,却差点把嘴里的烟给掉到地上了,他看着眼前几个在外界被誉为女神的几个女队员,现在简直像鬼一样的捧着手机。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不是职业战队,而是神经病大本营呢。
  “雾草,你们的外表呢?气质呢?一大早看到这样,还以为是中元节到了。”男人扶稳嘴里的烟说道。
  “表吵,我们这可是在专注练习呢,你平常不是老说我们不勤奋,现在勤奋了,就把我们不当人了?”茜茜眼睛死死钉在了手机屏幕上,但是还不忘回头反驳了一句。
  男人挠了挠后脑勺,说道:“要是天天这样,我才高兴呢,说吧,准时出了什么事情刺激到了我们的女神战队了。”
  菲娜作为她们当中比较年长的,自然就开口解释了:“昨晚和路人队开黑,然后输了。”
  “输了?路人?哦哦——我懂了,是上次你们说那个骂你们的人吗?你不是说他很菜吗?咋输了?”男人这下到有些兴趣了。
  “他们的打野不错,待会儿给你发视频,一开始看着操作生涩,就以为不太精通露娜的,可是后来——还是你自己看吧。”菲娜无奈地说道。
  男人点了点头,然后看下四周,又问道:“郗子雨呢?”
  作为被男人点名的郗子雨,此时正待在房间里的阳台上,吹着早晨的暖风,看着基地外的花园,陷入着沉思,就连男人敲门进来了,也不知道。
  “大队长,输给路人,心情低落呢?”男人在进来房间时,把烟给灭了,郗子雨讨厌烟味,作为一个好教练,他还是很尊重这些小徒弟的。
  “你在开玩笑吗?”郗子雨只是回过头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