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是大神 第23章

作者:灵绪 标签: 电竞 GL百合

  郗子雨虽然以前一副禁欲样,但是对上路可晴还是有着抑制不住的情感,只是因为面皮问题,所以才很少碰对方,天晓得,她每次看到路可晴,都几乎很想抱对方,她都快不敢相信自己会那么渴望一个人。
  路可晴的一切,都想要得到,一开始收到路可晴分手的信息时,等她反应过来时,人早就跑了,那时起,她就知道自己有多想要路可晴这个人,天杀的别扭是什么?如果她当时再稍微温柔点,路可晴会不会就不走了?
  可是后来,她才明白到自己的态度只是影响了路可晴做出这确定其中的一个因素,如果当初她不是疯了一样,不断搜索路可晴下落的话,她恐怕一直都不知道一些事情。
  那些人,怎么可以那样做……思及此,郗子雨的眼底中暗了几分,手下的动作也开始变得温柔,细细地磨着路可晴,在对方身上温柔的点火,引得对方不住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啊……子雨,够了……”路可晴咬着唇隐忍着酥麻的感觉不断地袭击自己的思绪。
  “嘘,真的够了吗?”郗子雨吻去她脸上的眼泪,接着缓缓地低下头,用着诱哄的语气说道:“告诉我,可晴,你爱我吗?”
  路可晴抿着唇许久,似乎不像答这问题,郗子雨很有耐心地触碰对方的敏.感点,继续地诱哄着问道:“爱我吗?”她满眼期待的看着对方。
  “爱……”最后路可晴轻声地吐出了一个字。
  郗子雨满足地笑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动听了。正如路可晴当初所言,简单的情话只要是从喜欢的人嘴里出来,都是好听的。
  低下头,温柔地噙住对方唇.瓣亲.吻,郗子雨的手这才慢慢的往下游移,滑过的地方,引得路可晴轻轻地颤栗,而她则抚着对方的后背,温柔地安抚着对方。
  郗子雨也被这旖旎的气氛弄得脸上泛起了绯红,可是更多的是喜悦的红颜,她轻柔地啄吻着对方唇,看着路可晴迷离的双目,更是爱恋不已。
  “可晴,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
  这是郗子雨从刚才就一直感到困惑的疑点,虽然趁着这种时候问这问题,有些不太好,尽管她曾经更希望是路可晴愿意告诉自己,但是凭着路可晴之前的防御姿态,想要对方开口,还不如她自己来问。
  路可晴的身躯明显一僵,也许是这问题直接命中了核心,所以路可晴恍惚的意识对这个问题产生了反应。
  郗子雨心里立马大喊了声不妙。


第34章 绯闻恋人
  可也就这一瞬,路可晴只是皱紧了眉头,绯红的面容上染上不情愿,拉着郗子雨继续地亲.吻起来,似乎不愿意回答这问题。
  郗子雨顿了顿,也顺着对方亲.吻。
  接着就是逗弄猫儿一样,惹得猫儿不开心了,又给它稍微顺顺毛,然后继续采取放置,让猫儿开始感觉到不安,甚至想要更多主人爱的抱抱和亲亲时,主人先是不理,后来稍微挠了挠猫儿舒服的地方。
  在感觉到对方频临临界点,意识最薄弱的时候,郗子雨再一次诱哄道:“告诉我好吗?”
  路可晴呜咽着,好半晌才道:“……会死……不能……真的不能……”
  说着,路可晴还咬住自己的手掌,似乎在抑制住继续从口中溢出的秘密。
  郗子雨见状,顿时心疼了,拿下了她的手,放在唇边温柔地吻着,既然路可晴态度那么坚持,她也就暂时不问了。
  二十分钟后,路可晴躺在郗子雨怀里睡着了,郗子雨看着怀里面色依然泛着潮红的女人,不禁感到好气又好笑的,爽完了,就睡得哪一个叫舒服了。
  将怀里的人弄上.床去,然后给对方盖好被子,郗子雨坐在床边俯下头看着熟睡地女人,接着伸手去给对方拨了拨头发,后者似乎感到舒服,在她手上毫无意识地蹭了蹭,殷红的嘴唇微张吐着气,弄得郗子雨呼吸又一顿。
  “你这坏蛋。”郗子雨低下头去捕获那红.唇,舌尖直接进入对方微张的嘴唇。
  睡梦中,路可晴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鬼压了似得,呼吸有点难受,而且那鬼还伸出舌.头进到她的嘴里,一个哆嗦,她丝毫不犹豫地闭上嘴.巴,鬼发出了痛呼,舌.头也退出去了,她满意地卷着被子继续睡。
  可怜了某个坐在床边的人,双目不可置信的瞪圆,手捂着嘴唇,挪开的时候,还能看到上头的血迹和伤痕,‘鬼’道:“真是不客气,那么热情,断了我舌.头,以后可就没福利了。”
  路可晴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嗡嗡声就蹙眉,抬手就打过去,啪地一声,世界清净了,也更冷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时间大约过去了一个小时左右,她坐在床上,睡眼惺忪的看着面前的被子,然后抹了一把脸,低语道:“果然是梦呢。”
  少顷,她像是感觉到什么,抬手摸了摸额头,有点热,果然是发烧了,才会做那样的梦,不过……还挺真实的,还算不错,路可晴心里评语道。
  之后,路可晴掀开被子,穿好拖鞋,准备下床去找颗退烧药,结果鞋子刚穿厚,房门就被人从外头打开,她以为是江婷婷,因为谷书珩不会在没敲门的前提下,直接开门进来的。
  啪地一声,房里的灯光被打开,她有些不适地眯了下眼睛,抬头转向房门,接着微微一愣,然后抬手揉了下眼睛,再眨了几下,她好像看到了郗子雨?
  “你醒了?”郗子雨捧着一个托盘进来,上头放着一个白色瓷碗,冒着热气,有着很香的味道,是蔬菜粥。
  听见了对方的声音,路可晴这才回过神来,声音有些僵硬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难不成是梦?路可晴很想用手掐一下自己的脸试试。
  “谷书珩说你生病一个人先回来了,所以我就过来探望你。”郗子雨拿着托盘走到她床边的柜子,放下托盘,拿出碗和匙羮,递到她面前:“我看你病了,就给你煮了碗粥。”
  路可晴一挑眉,郗子雨会煮粥?她记得对方以前可是差点炸了厨房的,可是从这粥的卖相和香味上看来,似乎是真的可以吃的样子。
  “放心,真的可以吃的,很早就学会煮了。”郗子雨像是感觉到她的想法说道:“要不信,我可以试吃的。”
  路可晴摇了摇头,接过那碗和匙羮,说道:“谢谢,不过你什么时候来的?”
  话音刚落下,路可晴发现面前的郗子雨面色有些奇怪,眼神还古怪地扫过自己,路可晴一顿,也看着对方,然后才发现对方唇上的伤痕,顿时愣住了。
  郗子雨面色不改问道:“你觉得呢?”
  路可晴抿唇,说道:“我不想猜。”
  郗子雨道:“很早就到了,然后……”
  对方故意拖长了语调,引得路可晴各种脑补,可她依然能做到面无表情的低下头喝粥,粥入口丝滑香甜,是真的好吃,没有外面独有的味精味道,所以说明这很有可能是郗子雨煮的,至于为什么是可能?路可晴还是有所保留。
  郗子雨见路可晴表情淡淡,眉头一挑,接着状似随意地说道:“我在你房门外敲了很久,可你都没有来开门,之后我就直接开了门进来,你当时似乎病得有点蒙圈了,朝我扑过来。”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
  路可晴不着痕迹的顿了顿,又继续地喝着粥,只是速度明显有点快,可是这一小的变化却被郗子雨给捕捉到了,唇角微微上扬。
  郗子雨问道:“你不好奇接下来的事情?”
  “不好奇。”路可晴很简短地说道,接着喝光手里的粥,将碗和匙羮放到托盘上,拿过柜子上的纸巾擦拭了下嘴唇,抬头看着郗子雨,继续地说道:“反正也只不过是我病糊涂了而已。”
  郗子雨似乎也不恼,反笑道:“你知道醉酒的人,醒来后也说自己说的话是假的,可是你可有听过一句话?”她笑得意味深长,说:“酒后吐真言。”
  路可晴只是看着她,郗子雨俯下头,与她平视说道:“病糊涂了的人也是一样,那是他们意识薄弱的时候,所有心里最在意的秘密也会在那时候,不小心就说了出来。”
  “也许我是个不一样的奇葩吧。”路可晴面不改色的和她对视。
  郗子雨一副听你继续掰的样子,说道:“是是,我最喜欢的奇葩。”
  说着,抬手捏了下路可晴的脸,接着转而轻轻摩挲,柔声说道:“可不管如何,我说的话依然是真的,这我很确定。”
  路可晴轻声叹息,低垂下眼帘,刚才的事情并不是梦的话,那么就是真正的真实了。
  “我也说过不能的……”路可晴话还没说完,两边脸就被扯住,郗子雨的声音传来,“你可别爽完了就抛弃我了啊。”
  路可晴抬眼,见到郗子雨瞪圆了一双栗色眼睛,像只炸毛的母狮子,她声音有点发干的说道:“那我帮你一次?”
  “你当炮友呢?太伤人心了!”
  路可晴不说话。
  郗子雨重重地叹息一声,将额头抵在她额间上,说道:“我一直都很想抱你的,但是以前我实在太过混蛋了,所以老是不诚实。”
  路可晴道:“……你会知道这点,还真是奇迹?”
  郗子雨道:“……别打断。”
  “现在我不会否认了,对于你的所有感情,我都想向你诉说,想把我的感情都摊开放在你面前,让你不会再痛苦地窒息,而是甜到窒息……你怎么露出这模样?”
  路可晴皱了皱眉,说道:“都窒息,你是多想要我死呢?”
  郗子雨:“……”
  “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人最好!”
  路可晴笑了,笑得有些苦涩,说道:“死人不会属于任何人,他们都是尘土归于大地。”
  “死者已逝,但是不代表他们的曾经没存在过,就算肉身消亡了,他们还存在人们回忆中,所以别这样说。”郗子雨轻轻地抚上她的唇角,说道:“你……是不是因为有什么,所以才不能……”
  路可晴抬手按着郗子雨的手,轻笑道:“这可不是狗血电视剧呢,那么倒霉的事情会落在我身上吗?”
  郗子雨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说谎的。”
  路可晴一顿,没说话。
  “不会有事的,有我陪你。”郗子雨的脑袋擦过了她的脸侧,等路可晴反应过来时,已经让对方给抱在怀里。
  路可晴的手轻轻颤.抖,她好不容易揪着了郗子雨的衣角,原本是想去抱对方后背的,但是因为手太抖了,所以上不去。
  她的耳边传来郗子雨低低地声音,温柔而缱绻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疲惫了,那么这次换我来照顾你好吗?”
  路可晴不语,低垂着眼帘,心里明明知道应该坚定着态度,可是在听见郗子雨的声调中隐隐染上哭腔后,她犹豫了。
  “好吗……?可晴,我已经崩溃过一次,再来的话,我可真的受不了。”
  路可晴想起回来的路上,路可宁对她说的话,她缓缓地闭起双眸,手紧紧地揪着对方的衣角,耳边满是郗子雨轻柔地声音。
  “就算你未来的路途中没有晴天,也会有我陪着你。”
  晴天逝去,雨天来临,冰冷的雨水不一定是凉透了心,因为郗子雨会捂热她的心,让它再次有活力的跳动。
  .
  唐诗伊面色阴沉的刷着微博,刷新着上头的采访。
  ——《旧情.人vs绯闻恋人?绯闻恋人完败。》
  大红标题下是郗子雨被采访时的答案,看到郗子雨说路可晴才是最重要的人时,唐诗伊抑制不住的紧紧握着手机,仿佛随时就像把它砸烂。
  ——什么吗?原来伊人没有和晴雨交往过的啊?
  ——估计是伊人借着晴雨炒作吧?
  ——哦哦哦!原官方cp!那么久没看到她的消息,还以为她和晴雨大大掰了,原来是区进修回来成了晴雨的队友啊!真爱啊!
  ——哦豁,精彩了,一毛钱打赌,伊人肯定是一厢情愿。
  ——正宫万岁!早就看伊人那婊.子不顺眼,成天以女友身份出现在晴雨身侧,看,这不就打脸了。
  唐诗伊没看完评论,就把手机砸到了地上,还愤怒地朝空气嘶吼,发泄后,她双目通红的坐在床上。
  路可晴!都是你!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回来了——
  深吸了好几口气,唐诗伊从包包里拿出了新的手机,她有无数的手机,各有不同的用处。
  开机后,她迅速地拨通了一个号码,等那里接通后,她道:“喂,你好,是路先生吗?”
  作者有话要说:  嗯?刹车?没这回事,和谐时期,怎么可能有车呢是不是?(笑)
  我现在看着键盘,觉得那些按键在动……啊。
  路可晴:“喵”铲屎官要亲亲抱抱!
  郗子雨:“嗯?要亲亲抱抱了?就不给咩哈哈。”
  路可晴:“喵哼。”背对铲屎官
  郗子雨:“qaq我错了,求让我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