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是大神 第25章

作者:灵绪 标签: 电竞 GL百合

  小区风景很好,四处都有绿林,傍晚时刻,附近的公园里会有不少人散步,但是因为现在是下午,属太阳较热的时候,因此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就只有路可晴和郗子雨两人的身影。
  斜长的影子在身前右侧拖拽而起,路可晴漫不经心的走着,郗子雨也很沉默,气氛一时间有点安静。
  “本来你是准备做什么菜的?”最终是郗子雨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
  路可晴想了想,说了几样菲娜较为喜欢的菜色,说完了,没有得到回应,她扭头看向郗子雨,见对方正古怪地看着自己。
  “好在是做了火锅,那些太难了。”郗子雨说道,接着她顿了顿,又说道:“那你喜欢吃什么?就这些年。”
  “嗯……没有概念。”路可晴思考得眉头蹙起,似乎一时半会也想不出。
  郗子雨闻言,却笑了,说道:“胡萝卜丝呢?”
  路可晴的表情变了变,眉眼中隐约有着些许厌恶说道:“不好吃,像是药水味。”
  “什么药水呢?”郗子雨问道。
  路可晴脚步一顿,抬头看向她,很认真地说道:“少探我话。”
  郗子雨只是耸了耸肩,又转移了话题,说道:“这让我想起你当年让我别挑食,结果自己就借故给我吃胡萝卜丝。”
  “你确实挑食。”路可晴说道:“想让我不挑食的话,前提你自己也不挑食。”
  郗子雨露出一口白牙,笑道:“还真是遗憾,我这些年口味变了,还真不挑食了。”
  路可晴:“……”你绝对是说谎。
  “我才不说谎,不然我们多处看看,你不就知道了?”
  路可晴露出一眼少骗我的眼神,说道:“别想套路我。”
  郗子雨一脸我没有,我很无辜的模样,睁着一双无害的栗色眼睛看着她。
  路可晴:“……”这没脸皮的家伙。
  就在此时,路可晴的手机响了,她接了起来,是小区管理处的人联系自己,她顿时有些奇怪了,自己是暂住在谷书珩夫妇家里的,如果是屋子的事情,按理来说,应该是联系他们才是。
  路可晴以防万一是因为对方联系不到他们,所以才找了自己,于是接通了电话:“喂?”
  “你好,请问你是路小姐吗?我这里是保安亭,这里有一个小姑娘从刚才就一直说要见你——”
  路可晴听完那保安说的话之后,微微地皱了下眉头,说道:“我记得这小区是有规定,一些陌生人没有通告,应该不需要联系住户才是?”
  “啊,是这样没错,可是这小姑娘似乎是认识你还有谷先生和他太太,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是你们重要的客人,就稍微联系下询问——”
  保安连话也来不及说完,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和混乱。
  就在路可晴耐心的等着时,电话那头忽的传来了一把尖细地女声:“路可晴是你吧!你还记得五年前在小巷子里的事情吗!?请你和我见一面——”
  路可晴瞳孔一缩,手下意识捏紧了手机。
  电话那头的混乱很快就消了下去,刚才那保安的声音再次出现:“不好意思,路小姐,刚才那小姑娘忽然就抢了电话。”
  “没事。”路可晴的声音变得有些低,她的轻声地说道:“我不认识那人,请你把她赶走吧。”
  保安连声道歉后,就挂断了电话。
  路可晴握着手机,发愣地看着指尖,直到郗子雨的呼唤声音才让她回过神来,她抬眼看向面前的女人,温暖地栗色眼眸里满是担忧。
  “怎么了?”郗子雨见路可晴呆呆地模样,心里不由得紧张。
  路可晴最后缓缓地低垂下眼帘,摇了摇头,低声说了句没事,然后继续迈开脚步往前走。
  郗子雨皱了皱眉头,看着路可晴那苍白的侧脸,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跟了上去。
  谷书珩夫妇的屋子距离基地其实并不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段路倒是让她们走出了很长的样子。
  到了之后,路可晴站在门前,看着郗子雨,因为对方没有打算离开的痕迹。
  郗子雨笑道:“既然来到了,不如招待我进去吃点东西?”
  “屋子里没有多余的食物。”路可晴说的倒是大实话,这几天江婷婷刚好没购入新的食材或者零食干粮,所以冰箱目前算是空的。
  郗子雨笑容更深了,说得:“没事,我自带了。”
  说着,对方举起了手中的袋子,路可晴刚才就发现了,本来还以为对方是刚买了东西,没来得及放进屋子,就送她回来,只是深思一点来想,原来对方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
  路可晴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郗子雨也厚着脸皮的接过了钥匙,开了门,拿着一袋子的食物和她一起进到房子里。
  刚进了屋子,郗子雨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对她问道:“哦对了,下午你吃的饭盒呢?”
  路可晴举了举自己手中的袋子,她把饭盒带回来,原本是打算把萝卜丝挑出来后,剩下的饭和肉也许下次可以凑着其他的菜煮,至少要先把萝卜的气味给消除些。
  郗子雨对她摊开了手,路可晴疑惑地看着她。
  郗子雨道:“拿来吧,下午的饭盒可好吃了,正好你不喜欢,那就我吃吧。”
  路可晴没动,似乎有些无语,郗子雨继续一本正经的说道:“浪费食物可耻,以后会手抖的吃不了饭饿死的……不过,我倒是可以喂你的。”
  “这并不好,是我吃剩下的……啊。”路可晴还没说完,郗子雨就直接拿过去了,并摇头说道:“好啦,我都不介意了,你还介意什么呢?来,给你。”
  郗子雨把她手上的袋子塞给了路可晴,然后就转头哼着曲调走向厨房,路可晴发现在她转身那一刻,耳朵微微地翻红了。
  路可晴低下头看着怀里的袋子,打开来看,顿时一愣,里头放着一个新的饭盒,透过半透明的饭盒,她能看见里头是自己喜欢吃的菜色,而且袋子不只有饭盒,还有着豆奶和小蛋挞,抱着的时候,能够闻到里头的香气。
  她想起了刚才在基地的时候,郗子雨似乎还没吃完就出了基地,然后她在玄关遇到对方时,那副匆忙的样子,路可晴的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还不吃吗?”郗子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问道,神情有些不安,似乎在担心会不会又是不合路可晴的口味。
  路可晴抬头,轻声地嗯了一声,然后迈开脚步走到饭厅里,坐到郗子雨的对面,后者真的再吃着她的饭盒。
  “豆奶和蛋挞一半?”路可晴忽的开口道。
  “啊?”
  路可晴说道:“就这样定了。”
  说罢,她去拿过了两个杯子,将豆奶分成了两份,其中一杯递给郗子雨,蛋挞也是如此。
  外头明明是炎热的大太阳,可是屋子里却像是被春风拂过一样,温暖而安宁,路可晴内心中从未有过的一刻安宁,忽的觉得白日里郗子雨说的未来,倒是不错的想法。
  小区附近之外,一个紫红色短发的女孩正站在不远处,保安亭里的保安就站在外头,时不时瞪着自己的方向,可她丝毫也不介意,带着圆框的眼镜底下有些无奈。
  那些保安也不想大热天在太阳底下晒着,可是为了防止那女孩,所以才不得不这样做,看着女孩乖巧的样子,怎么一枪起电话来的时候,那种狠劲,简直是啧啧。
  不过一会儿,一辆摩托车很快就停在了她面前,上头是个盯着板寸头的男孩,保安听见对方,大声地唤了那女孩一声:槑槑。
  保安疑惑地抬头看向他们,心想那女孩会不会是找人来,如果是准备搞事情,他们也好做准备,可是那女孩和男孩也只是低头说了几句,接着那女孩就坐上了男孩的摩托车离开了。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保安们把那女孩例如了黑名单防备着,可是那女孩就只是这天闹事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对方了,这事儿也就很快被工作繁忙的他们给遗忘了。
  用过午餐后,路可晴就觉得有些犯困,于是就上楼去洗澡,留下郗子雨一人在客厅,因为对方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
  路可晴到了房间,手机又响了起来。
  【詹姆:亲爱的小姐姐!你回国了怎么没告诉我呢!o(╥﹏╥)o你忘了远在M国的小伙伴我了吗?】
  【路可晴:……说吧,你是不是又有事了?】
  【詹姆:……在你眼中,我到底是有多么糟糕?】
  【路可晴:按照你的想象来算吧。】
  【詹姆:……o(╥﹏╥)o】
  【詹姆:什么时候回国呢?安娜婆婆还挺挂念你的,成天逮着我说那个307号房的小姑娘呢?】
  【路可晴:帮我向破婆婆问好,不过我就没那么快回去了。】
  【詹姆:……(ˇˇ) 苏菲说的不会是真的吧?你真的当职业选手去了!?】
  詹姆在那头连环给路可晴狂炸信息的时候,路可晴去开了门,因为有人敲响了她房门,不会有别人了,也就只有郗子雨会来敲自己房门。
  “有事?”路可晴问道。
  郗子雨笑眯眯地说道:“我想楼下只有我一个人,感觉有点孤单,所以就来找你好了。”
  路可晴:“……”你不会下一句想说你寂寞难受吧?“
  郗子雨见她没回答,下一刻就微微地垂下眼眸,露出一抹低沉可怜地样子,说道:“诺大的客厅让我感觉到害怕。”
  路可晴:“……”你赢了。
  路可晴给她进了房间后,转过身拿过了换洗衣服和毛巾就进入浴室里,进去后,刚脱下衣服,她顿了顿,想着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忘了。
  郗子雨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听见里头的水声,便下意识脑补出路可晴身材,脸上就冒起了绯红,心脏还不断地跳动,赶紧地低下脑袋,她抬手捂着自己嘴.巴。
  她果然不应该这时间上来的,这简直是折磨。
  嗡嗡——
  一阵吵杂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郗子雨抬头看向了床头柜上,那里放着路可晴的手机,从刚才起似乎就已经一直在响个不停,郗子雨微微一顿,鬼使神差的站起来,走过去。
  她绝对没有要检查的意思,她只是要看是不是联系电话,是的话,可以帮路可晴接,毕竟响了了那么多次,也许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也不一定,这样的安慰自己后,郗子雨就昂首挺胸的迈开了脚步,仿佛很是理直气壮。
  郗子雨走近后,看到的是满是信息的手机屏幕,一则接一则,看见上头的信息,她的神色当下一愣。
  【詹姆:职业选手不是长时间专注练习的吗?那样你的身体可以吗?】
  郗子雨的呼吸微微屏住,她本能的想要知道更多,可是身后却传来了一道声音,顿时把她惊到了。
  “你在做什么?”路可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室里出来了。
  郗子雨稳住自己的气息,淡定地负手在身后,很认真地说道:“我在看这房子的设计和摆设。”
  路可晴微微一挑眉。
  郗子雨也故作认真的看着床边的灯,还很仔细地点评着,然后又打了个呵欠,假装想打盹会儿,就转身回到沙发去,可路可晴却叫住了她:“慢着。”
  这吓得郗子雨差点脚下一阵踉跄,往前摔倒,这没办法,毕竟她刚才偷看了路可晴的手机,难免有点小心虚,刚才的理直气壮早就真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结果,路可晴只是来了句:“到床上睡吧。”
  “啊?”郗子雨呆滞地看着对方。
  路可晴疑惑地看着她说道:“难不成你想睡沙发?”
  “不,不。”
  路可晴看着小山包似得被子,没再说什么,转身过去梳妆台那里拿过吹风筒吹干头发,这一过程中,郗子雨很安静,似乎是熟睡过去了。,她快速地吹好头发后,放轻了手脚动作。
  房间里稍微安静下来后,路可晴都能听见郗子雨的呼吸声,还有她手机的震动声从床头柜上传来,微微一顿,原来她忘了这一茬。
  过去拿过手机,屏幕上还不断传来了新的信息,詹姆这小子还真是锲而不舍,甭管路可晴会不会回复,就先写了一大堆,不过他倒有个好,没有像苏菲那样,信息一不回,催命夺魂电话就来了。
  路可晴划开了手机屏锁,指尖忽的一顿,刚才郗子雨好像是站在这里,俯身看着床头柜上的台灯,而手机就在灯的旁边……微微扭头看了眼床上的人影,耳尖在台灯的照耀下,看起来有些金红金红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