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是大神 第33章

作者:灵绪 标签: 电竞 GL百合

  拿到了指挥权,路可晴再次开始局面的控制。
  她抬头,这次不再是看向少年,而是看向观众席的苏维,对方端坐着,目光也似乎在看着这里,那轻松的姿态,仿佛一点也不紧张比赛的结果。
  “可晴?”郗子雨见路可晴好一会儿没动便唤道。
  她总感觉路可晴自比赛以来,都好像怪怪的。
  “没事,准备了。”
  路可晴收回了视线,重新专注在手机屏幕上,深吸了一口气,瞳孔再次转换了颜色,脑袋伸出倏地传出一阵轻微刺痛,让她不由得有些头目晕眩,还隐隐有种作呕的感觉。
  咬着牙关,路可晴忍下这不适感,开始了指挥。
  从她加入战队开始,或许一开始是为了激怒唐诗伊,或许只是想达成一个内心深处的梦想——曾经想过站在郗子雨身侧,成为她并肩作战的战友,但是现在她只想告诉苏维。
  他是错的。
  苏维轻轻地搓着指尖,垂眸不再去关注比赛的舞台,他本来就不在意今天的这场输赢,耳边的观众响起如雷般的鼓掌声,他始终没抬头。
  正如当年他不敢去看师傅的尸体一样,今天他也不敢去看小师妹病弱的身躯。
  “小师妹,请原谅二师兄我了。”苏维低语道。
  比赛在路可晴一次又一次被围殴致死后,开始了白热化的进展,她脑海里开启强烈的运算,依着急速的模式想尽快结束比赛。
  因为路可晴知道,她快不行了,大脑的钝痛,让她身体开始发寒颤抖,有好几次都要握不住手机了。
  等到游戏里宣告她们再次胜利之后,周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还有掌声,路可晴这才放松了身躯,紧绷的身体一放松,就开始发抖不已,手也终于握不住手机,掉落在桌子上。
  不过外面的声音太大,茜茜她们也兴奋地站起来高喊,郗子雨也正回复着主持人,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状。
  感觉到鼻子里涌出一股温热的感觉,路可晴忙抬手擦了擦鼻子,然后用袖子捂着鼻子,不等场上进展如何,迅速地从比赛场地中逃离。
  郗子雨刚回复完主持人,抽空用眼角余光去看路可晴,想看对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心情,开心的笑了,毕竟路可晴自从回来后,很少会笑了——她看到的是路可晴离开的背影。
  怎么回事?郗子雨感到有些奇怪,便让星子代替自己和主持人交流,然后的急忙追着路可晴去。
  路可晴从后台处离开后,直奔休息间,可是在半路上,大脑的晕眩使她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脚上也顿时一软,让她直接撞上一侧的墙壁。
  她想,不需要照镜子,也知道现在自己的状况有多么的糟糕。
  抿紧了唇,她只能扶着墙,趁其他人还没回来之前,回到休息室拿药……然而她还没走多远,眼前扭曲的景象瞬间黑了下来,她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一侧倒去。
  思绪离去之前,她听到了郗子雨的呼唤声。
  作者有话要说:


第47章 浮生一梦
  “比赛结束了,是施先生输了。”
  裁判宣布结果的那一刻,对面的男人就像是承受不住一样捂着心脏,埋首在臂弯。
  “施先生,在此,再次代表家师向你问好。”路可晴面色苍白的放下手机,依旧彬彬有礼的说道。
  对方没有给予回应,路可晴也不多说,直接站起来,手紧紧地捉着自己衣襟,慢慢地转身离开这富丽堂皇的房子。
  施先生设计与师傅开了一场赌局,用着诡计战胜了师傅,因而逼得师傅远离故土,这一次路可晴也同样的用了自己的外挂打赢了对方。
  然而她也倒下了,原以为她已经达成了所有的希望,在眼睛闭合上的那一刻,在沉睡中,她仿佛做了许多的梦,想了很多的事情。
  包括和郗子雨的感情。
  当初因为知道养父母养育自己的真相,那一刻她世界里的所有几乎翻天地覆,养父母的存在,无法掌控的人生,内心的疲惫,所有人都指责她,不该反抗。
  所以这让她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对待和郗子雨的感情,她从来没相信过郗子雨和唐诗伊会有什么,也不去理会当时网络上对她的评论,她信任郗子雨,就这么简单。
  把对方从自己的生活中摘掉,也不是她所愿,路可晴只想郗子雨就这样单纯的,偶尔小任性,会害羞,为了梦想而努力,所以才不想郗子雨被这些给污染。
  但是后来路可晴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也没法完全痊愈之后,她选择了不声不响的出了国,就这样的和郗子雨分手。
  换句话来说,就跟没理由甩了对方一样。
  因此路可晴一直都觉得自己很渣,郗子雨也是个女孩,她却用这不负责任的方式对待对方,尽管五年后她的归来,郗子雨的变化让她惊讶,可这让她更是难以面对郗子雨的感情。
  不敢回应,不敢承诺,但是却又忍不住亲近对方,所以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女人。
  除了真心,路可晴感觉自己和郗子雨一样,都是感情的初学者。
  梦醒了,入眼是熟悉的天花板,鼻息间是熟悉的消.□□水味道,路可晴差点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已经回国的事情,只不过是她的一场梦。
  江婷婷从自己视野中冒出,她的眼眶红彤彤的,像是哭了很久,一见她醒了,就急着出去喊医生了。
  路可晴疲惫的又一次闭上眼,江婷婷的声音还真的大,怎么以前看不出来这个小家碧玉的女人都可以发出狮吼声的呢。
  很快又有人推门而入,路可晴睁开了眼去看,可下一秒她恨不得自戳双目闭上,假装自己还没醒。
  进来的是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脸上加着黑框眼睛,但却掩盖不了底下严肃又冰凉的眼神,对方拨了拨脑后的红色大波浪卷,迈着不急不缓的脚步朝她走来。
  “少装睡了,是不是真的要长眠?”苏菲娅见她又闭上眼,冷哼一声说道。
  路可晴装不下去,只得无奈的睁开双眼,唤了声苏医生,然后就不说话了。
  苏菲娅看她不说话,声调不由得凉凉道:“怎么不说话了?不是挺有胆的吗?觉得自己能衡量,结果呢,现在躺在这儿的是谁?”
  “苏医生,这也是你弟弟的关系呢,如果不是二师兄,我或许还可以活蹦乱跳的……我错了。”路可晴见医生的脸色不好,立马停住了语句。
  苏菲娅瞪了她一会儿,随后叹息了一声:“算了,说说你的病症好了,这次我刚好回过,所以才能马上给你治疗,可是路可晴你这是在玩命,你本来还可以多活几年,享受人生——但现在可能分分钟随时睡了不起。”
  “我理解你的梦想,可也必须在健康的状况下,都没命了,你拿什么来继续梦想?”苏菲娅说着说着,气得用力拍了拍路可晴床边。
  路可晴抬眸看了眼门外,没有马上答话。
  苏菲娅仿佛知晓她的想法,说道:“不用担心,你的情人让江婷婷那丫头给忽悠走了,不过路可晴,就此打住吧,出国治疗,也许会养好呢?”
  路可晴却轻轻的笑了笑:“躺在病床上几年,每天输液做梦睡觉,就算好了,也只不过是破败的躯壳,风吹就到干什么都不行,不过几年,还有可能死掉,这有意义吗?”
  “你可知道有多少病人多想活下去的?哪怕很多东西不能做,可他们还是坚持下去的。”
  “对,我曾经也想过。”路可晴扭头看向窗外,外头的大树开满了一簇一簇黄色的小花,看起来活力满满,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可后来我发现——”
  苏菲娅从病房里出来后,正好看到江婷婷和郗子雨远远地走来,江婷婷似乎拉着郗子雨说着什么,可是郗子雨却一脸漫不经心,似乎没专注她在说什么。
  她们两人走近后,才发现路可晴病房前的苏菲娅,江婷婷一愣,唤了声苏医生。
  郗子雨则询问道:“你是这病房的主治医生。”
  苏菲娅扫视了江婷婷一眼,对方眼底里有着忧虑的看着自己,她抿了抿唇,面无表情的点头道:“我是。”
  “那个医生,这病房的病人没事吧?”郗子雨忙问道。
  江婷婷不由得紧紧捉着手里的包包,担忧的看了看苏菲娅,后者却似乎没注意到般说道:“没事,只不过是疲劳过度,加上病人身体虚弱,所以才会昏倒的,好生照料,有事唤护士找我。”
  郗子雨的脸上明显松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医生,谢谢你。”
  苏菲娅回以颔首,然后就绕过她们离开。
  江婷婷顿了顿,扭头和郗子雨说道:“那个,你进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罢她转过身去追苏菲娅。
  郗子雨也没拦着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进了病房。
  苏菲娅脚步慢,没走多远就让江婷婷给追上了,看着一路小跑过来的女人,她看了眼附近。
  “在医院里可不能这样随意奔跑啊,撞到病人可怎么办呢?”
  “可晴的事情,你是帮她吗?”江婷婷气喘吁吁的问道。
  苏菲娅没有马上答话,笑了一声,将双手揣进白大褂兜里,说道:“我只是遵从病人的意愿。”
  “你疯了?怎么不阻止她呢?你以前不是对她特严厉的吗?”江婷婷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
  苏菲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是因为当时候的路可晴对自己人生充满了迷茫,丧气,因为可能活不下去,所以她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所以我才会严厉——”
  “——可现在不一样,她有想做的事情……虽然会要了她的命,但是我没法再对她严厉,因为她绝对会倔强到底的。”
  ——我发现将死的时候,会后悔自己没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感到了遗憾。
  ……
  病房里,路可晴站在了窗台前,看着楼下的各种人沉思,就连病房里进来人也没有察觉到,一直到肩上被披上了外套,她才反应过来。
  回过了头,看到郗子雨站在自己身后,她拉了拉身上的外套——是郗子雨的,上头还有余温。
  “怎么不好好休息?还开着窗?不怕着凉吗?”郗子雨皱着眉不悦的说道,伸手关了窗,然后拉起路可晴的手往床边去,过程中路可晴很顺从。
  回到病床上,路可晴刚躺好,对方就给自己盖好被子,似乎深怕她着凉似得,对方几乎是把她脖子都盖得严实。
  “我怕不是会着凉,而是很有可能被勒死。”路可晴无语地说道。
  郗子雨轻咳了几声,再稍微调整了下被子,然后坐到床侧的椅子,说道:“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突然就昏倒,还流鼻血,不知道还以为你看到我流鼻血了——”
  “都昏倒了,还能看到你流鼻血?我这身体难不成还有其他的眼睛?”路可晴不由得笑道。
  郗子雨瞪了她一眼,可没一会儿,又恢复一脸担心的模样,说道:“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很担心,我真的在害怕的,可晴。”
  路可晴笑了笑,朝对方伸出了手。郗子雨奇怪地看了她几眼,最后在她眼神示意下,缓缓地伸出手来。
  一碰到郗子雨的手,路可晴轻轻地握着,看着对方脸上迷茫之色,她笑了笑,说道:“瞧,还能捉住,说明我没事,不必担心。”
  郗子雨看着她的笑容,随后靠在床边,反握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侧,说道:“没事就好。”
  路可晴没有拒绝对方的举动,眸子里微微晃动,感觉着手背传来的温度,还有手心中的柔软细手,让她不住有些安心温暖,迷恋。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许久,接着郗子雨打破了这场对视:“我得回去一趟,她们都很担心你,顺便给你做晚餐,清淡的小菜,也好过住院餐。”
  郗子雨刚想松手,却发现路可晴还在握着她的手,微微一愣,低头看向对方,只见路可晴双眸有些迷蒙,眨眼的速度还快了不少,似乎是在犯困中。
  “先不急,多待一会儿好吗?”
  对于路可晴的要求,郗子雨表示难以拒绝,但是路可晴接下来的要求,让她顿时面红赤耳。
  “上来,一起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  当初写这文预计本来不长,所以修整,只是把比赛的一些东西扔了,就主推感情了。
  之前因为预备毕业设计作品,所以实在不得已就断更了那么久,感谢你们坚持,还有不好意思了。


第48章 风雨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