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好不好 第13章

作者:庄生晓梦 标签: 生子 近代现代

再说沈安华第一次去产检时,唐天是陪着去的。因为听沈安华说他第一次怀孕时产检生子都是在这家医院,唐天也没多想就和他去了。但在无意间知道了这家医院有蓝氏的股份,沈安华的主治医生的蓝归阳的朋友后,唐天二话不说就入了易水诊所的股份,购置了最先进最齐全的设备在诊所,此后沈安华就再也没去过那家医院。

被男人夸张的动作吓到,沈安华虽然嘴上说着“没必要”,心里却跟抹了蜜似的。他以为男人只是在吃干醋,却不知除此之外,唐天心里还想着若是他被蓝家其他人认出来,只会徒增麻烦,既然当初他们决绝地拒绝了接受安华,想必现在的态度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从知道沈安华怀孕那天起,唐天就擅自打电话到沈安华工作的出版社请了长达一年的产假,出版社里唯一知道内情的老板在属下“老婆怀孕丈夫请什么产假”的疑惑中欣然准了假。挂了电话的某女奸笑,虽然沈安华请那么长的假确实会让她有损失,但她完全可以从唐氏身上拿回来。

直到此事后,沈安华有想过要抗议,但在汹涌而来的孕吐面前沈安华举起了白旗。虽然一个月后害喜的症状就消失了,但是孕期浑身无力的特点让沈安华终于放弃了回去工作的想法,既然有人要宠他,那就暂时当一当米虫吧。然而整天吃吃睡睡看看电视晒晒太阳照顾儿子的生活虽然刚开始时会觉得十分舒坦,但过久了也会让人觉得腻味。

再加上唐天可没有什么产假可以休,身为集团的领导人,唐天还必须以身作则,于是唐氏的员工便看到他们的总裁每天早上上班时间前一秒进入大厦,下班时间后一秒消失在茫茫车流中。不仅如此,唐氏的员工还发现一向风流的唐总裁居然已经很久没有传出过绯闻了,再结合唐总裁近期的表现(诸如上班时间发呆,对着手机傻笑,午饭时间总是吃自带便当等),有经验老到者判断,唐总裁已经深陷爱河难以自拔,而那位收服了唐浪子的女士之所以没被媒体曝光,完全是因为唐总裁之故。唐天有了心爱的女人这一消息在唐氏集团内迅速传开,之后出现在唐总裁左手无名指上的一枚钻戒更是毫不留情的敲碎了一大片纯情少女心。而当事人对此浑然不觉,在上班时间继续发呆傻笑。

呃……好像话题扯得太远了,哈,哈哈,那么现在说会我们的孕夫沈安华先生。总而言之,因为唐天要上班,没有他的陪伴,沈安华更觉无聊。无所事事之际,沈安华终于想起了被他遗忘了好久的好友尹皙然,他马上翻出尹皙然上次留下的电话,然后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对方付费的方式打了国际长途。

只是,某人好像忘记了时差这种东西,正在他纳闷怎么这么久都没人接的时候,电话忽然接通看,“Who’s that?”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那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带着欲望的味道,而电话里还传来了一些宛如猫咪哭泣般细小的呻吟和疑似拍打的声音。

意识到自己打扰了别人的好事,沈安华的脸腾地红了起来,他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I’m sorry”就赶紧挂了电话。可是那种淫靡的声音却不受控制地在沈安华的脑海里回放,他用手轻轻拍自己的脸颊,希望把脸上的热度降下去,一边还在心里唾弃自己,一定是被唐天这匹色狼带坏了。

就在沈安华的小心肝还怦怦跳的时候,手里还拿着的电话忽然响了,沈安华吓了一跳,差点没把它甩出去。看看来电显示,沈安华无奈地翻个白眼,按下接听键,开口就说:“又干嘛?”

听到了老婆不耐烦的语气,唐天笑眯眯的说:“安安我好想你啊,你有没有想我,君君有没有哭,小宝贝有没有乖?”

沈安华无语问苍天,过了一会儿他才咬牙切齿地回答:“我很想你,君和没有哭,小宝贝也很乖,我挂了,拜!”

电话虽然已经被挂断,但唐天还是没把手机放下,他的老婆就算生气的声音也好好听。刚刚敲门进来的某部门经理,在看见自己的顶头上司脸上的笑容时(他没好意思说是傻笑),忽觉背后一阵恶寒。

第十八章

“安安,这几天我不在,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吃那么多高卡路里的东西了,对身体不好,万一小宝贝被养成了小胖子你生他的时候也不舒服。还有,没有人陪着你就不要出门了,最近天气转凉,虽然家里有空调,可是还是要注意保暖,出门的话也要穿多一点。对了,还有……”

“我知道了!”见男人还有滔滔不绝的意思,沈安华赶紧出声打断,再给他念下去,就要赶不上飞机了。“好了好了,你快走吧,迟了要赶不上飞机了。”

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半躺在床上的沈安华,唐天只差没咬着小手帕控诉他对自己始乱终弃了,“安安,你就那么希望我离开吗?”

看见唐天眼里忽闪忽闪的泪光,沈安华受不了的环住双臂,来回抚平上面冒出的鸡皮疙瘩,“不是我想你离开,这是你的工作,你快走啦。”真是的,不就是出差四五天,用不用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呸呸呸,不吉利。

在沈安华的眼神“威逼”下,唐天提着行李袋一步三回头的向门口走去,途中还和不知情就瞎哭的儿子君君泪别了一次。沈安华露出有些无奈的样子,听到关门的声音才扬起淡淡的微笑,呵,谁能想到这样的男人家里家外的性子竟会差那么多呢。

而终于出了家门的唐总裁则腹诽个不停:该死的家伙,竟然害我出差,安安还怀着孕呢。竟然敢指名要我谈判,这次我不宰得你哭爹喊娘我就跟我儿子姓!(-_-好像你儿子也姓唐吧……)

听到李妈喊自己吃早餐,沈安华揉了揉自己酸软的腰,掀开被子扶着床缓缓地下床站好。床边的穿衣镜里印出他的样子,大片暗红的吻痕从宽大的睡衣领口上露出来,沈安华不自觉地红了脸,想到李妈还在外面,他拉开衣柜拿了一套宽松的白色运动服换上。满意的看着身上的痕迹被遮住,沈安华摸了摸自己已经突起的腹部走出来房间。

吃了早饭,喂饱儿子,在视听室看了场电影,时间便晃到了中午。沈安华回房间换上宽松的针织毛衣和外出的外套,把儿子包成了一个小圆球后,他推着婴儿车在李妈的千叮咛万嘱咐下出门赴约。

他是出去和蓝归阳吃饭,他们快有两个月没能见面了,因为唐天不高兴蓝归阳到家里来,沈安华这段时间也不怎么出门。这几乎是他们认识以来隔了时间最长的一次见面。之所以没叫蓝归阳上家里来,已是觉得家里有李妈不太方便,而是沈安华也想出去走走,顺便带儿子出去晒晒太阳。

一走出大厦,便看见好久不见的蓝归阳站在他的白色莲花旁等待,沈安华推着婴儿车向蓝归阳走过去。互相问候了一句后,沈安华抱起唐君和,让蓝归阳把婴儿车收起后放到车子的后备箱里,两人上了车,便直接向目的地瑞龙轩驶去。

瑞龙轩是当地有名的一家中式酒楼,因为他们只有两个人(-_-唐君和可以忽略),蓝归阳就没定包厢。好友之间也不需要客套什么,菜一上桌,两个人说说笑笑就开吃了。

尤其沈安华的吃相把蓝归阳吓了一跳,他不由苦笑劝道:“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别噎着。”沈安华正在跟手里的大闸蟹奋斗,咬着蟹肉胡乱地“唔”了几声算是答应。蓝归阳无奈,问:“难道唐天都不让你吃饱吗?”

好不容易吞下美味的蟹肉,沈安华舔了舔手指,笑着说:“他没有不给我东西吃,是肚子里的这个太能吃。”

“哦。”蓝归阳瞄了瞄沈安华被宽松衣服遮挡住的腹部,了然地点点头。然后他又关心地问:“那还要点些什么吗?”

看着满桌美味的菜肴,沈安华刚想说“不用了”,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看了一眼坐在婴儿车里,咬着自己的拳头睁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的唐君和。意识到自己美食当前竟把自己的儿子忘了的沈安华,干笑着说:“给君和要碗肉末粥,别加太多盐,肉要剁得足够末。”边说,他用餐巾擦干净自己的手后,拿着扣在唐君和小衣服上的小手帕给儿子擦流下的口水。

含笑看着自己可爱的小外甥,蓝归阳举手招来侍者,按着沈安华的要求说了一遍,侍者应后便离开了,蹭蹭自己儿子的嫩脸蛋,沈安华又投入到消灭美食的伟大事业中去了。

喝了一口现弄的酸梅汁饮料,沈安华舒服地呼出一口气,轻轻拍几下自己隆起的腹部,沈安华觉得人生真是太美好了。看看自己的好友,蓝归阳盯着沈安华手里捧着的酸梅汁,露出一副自己的牙已经倒了的样子,沈安华不由轻笑出声。

把目光从酸梅汁移到沈安华脸上,蓝归阳姿势优雅地向后一靠,好整以暇地说:“人家都说酸儿辣女,辣女酸儿,看来,唐大少就要抱第二个儿子了。”

听好友无端提起唐天,沈安华脸颊微红,若有似无地“哼”了一声。知道沈安华现在过的幸福,蓝归阳有些欣慰地笑了两声。

就在这时,两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蓝沈二人的餐桌旁,未待两人抬头,便听一个甜美的女声向蓝归阳打招呼道:“归阳哥,你也在这里吃午饭吗?真是好巧啊,我和阿姨也打算在这里吃饭呢!我们可以同桌吗?”

那女声特意在“阿姨”两个人上加强了语气,蓝归阳抬头,就看见一向以自己未婚妻自居的那个女人挽着自己母亲的手站在面前。什么真巧,蓝归阳几乎立刻就能判断是这个女人翻看了自己的行程表,他的眉头没有令人察觉地皱了一下。

蓝归阳站起身,没有理会对自己讨好地笑着的路婉秋,径自向母亲询问:“妈,你来吃饭啊,爸呢?”

保养得宜的贵妇陈昕宜看了一眼一向令自己骄傲的儿子,说:“你爸和你路伯伯去打高尔夫了,怎么,不请我们坐下?”

从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沈安华就停止了吃东西,看出她们完全不想走后,沈安华就举手招来侍者,添了两副碗筷。蓝归阳原是不想自己母亲留下来的,见此状况也只好出声邀请陈昕宜和路婉秋同桌。待两人坐好后,陈昕宜的眼神扫过沈安华,似是现在才发现这两父子的存在,便问:“不知这位是?”

蓝归阳看了一眼沈安华,又看看母亲,略一迟疑,回到:“他是我的朋友,叫沈安华,这个是他的儿子。”

从一开始就在打量两人,沈安华是第一次见到蓝归阳的亲人,心中暗叹这陈昕宜可真是个美人,看起来蓝归阳的容貌大多遗传自他的母亲,只是她似乎对自己有些不满。还有那女孩子的眼神,沈安华自觉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她们吗?

接着蓝归阳又向沈安华介绍到:“这是我的母亲蓝陈昕宜女士,这位小姐是路婉秋。”等蓝归阳引见完,沈安华连堆上笑脸,说:“伯母您好,路小姐好。”

陈昕宜打量了一下沈安华,轻飘飘地回了一句:“您好。”而路婉秋则僵硬地对他笑了笑,说:“你好。”沈安华顿时大窘,只得尴尬地山笑两声,再看看眼里含满醋意,恨不得自己马上消失的路婉秋,沈安华识相的闭了嘴。蓝归阳心头一阵烦闷,他就知道跟这女人沾上准没好事,现在他只希望这一顿饭可以平安无事的快速的结束。

诡异的气氛无声地在餐桌上蔓延开来。路婉秋殷勤的给蓝归阳夹菜,蓝归阳却一副爱理不理地样子,偶尔还给沈安华夹菜,嘱咐他多吃一点。沈安华食不知味地嚼着菜肴,心中苦笑,蓝兄,你没看到你的婉秋妹妹快在我身上烧出十个八个洞了吗。

蓝归阳对自己敷衍的样子和对沈安华关心的样子,路婉秋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从她第一眼见到蓝归阳便已倾心,两家长辈也默认了她将会是蓝归阳的妻子。蓝归阳并不是滥情的人,甚少与什么人传出绯闻,路婉秋满心认为蓝归阳是因为她才这样,那些逢场作戏的东西她一向不会在乎,男人嘛,不能束缚得太紧。然而沈安华的出现引发了路婉秋极大的危机感,她从没见蓝归阳这样呵护疼宠一个人,甚至因为沈安华的一通电话就抛下重要的会议驾车离去。她害怕了,怕蓝归阳是真的喜欢上这个男人,她不甘心,自己怎能输给一个这样的男人。长得不漂亮,又没什么身材,这些都算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搞大了别的女人的肚子当了单身父亲,她为蓝归阳感到深深的不值。

一定不能任由蓝归阳在沈安华的勾引下偏离正途,她会负责把他拉离深渊,她会好好爱他的。眼见蓝归阳对沈安华微笑的样子,路婉秋眼里飘过一丝算计。餐桌上的人各怀心思,陈昕宜望着沈安华似乎在沉思什么。

第十九章

好不容易这一段难捱的午餐时间终于结束,一直承受着两位女士的目光洗礼的沈安华稍微呼出一口气,拿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着白开水,心里后悔得要死,早知道就不出来了,在家里可要自在得多。

动作优美地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角,路婉秋撒娇似的对蓝归阳说:“归阳哥,待会我和阿姨还要一起讨论晚宴的细节,我没有开车来,你要载我们回去哦。”

闻言,蓝归阳犹豫了一下,转过头对沈安华说:“要不,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他知道唐天出差去了,沈安华现在可是身怀六甲,婴儿车里还躺着八个月大的小子,让沈安华自己回去他着实不放心。

蓝归阳话一出口,沈安华立马感觉到两道火辣辣的视线在自己身上焚烧,他讪笑两声,说:“不用了,你还是送伯母和路小姐走吧。唔,我打电话给二哥,就是唐央,让他来接我。”知道蓝归阳不放心,他拒绝后又补上后面一句。

满意男人的退让,路婉秋露出得意的笑容,虽然似乎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唐央”这个名字,但现在的心情让路婉秋放弃了对这个名字的深入思考。

上一篇:失控的关系

下一篇:医者攻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