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好不好 第17章

作者:庄生晓梦 标签: 生子 近代现代

“是啊,我希望他能有惊世之才,希望他的人生如彩虹般美好,好不好?”

“好。”

真好。

可以和你相爱,真好。

第二十四章

到了沈安华生产后的第二日,唐天已经睡醒,却舍不得起床。收拢怀抱,仔细地瞧着怀中爱人已经恢复红润的脸颊,即使睡梦中也微翘的唇角,唐天在心中暗叫,真可爱。

看了一会儿,沈安华便自醒了过来,见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唐天凑过去在他额上落下一吻,关心地问道:“有没有哪里痛?还累不累,要不要多睡一会儿?”

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沈安华用着刚睡醒的语调含含糊糊地回到:“没有哪里痛。”

被那软软带点沙哑的声音挠地心痒痒,唐天又问:“那起来了没?我抱你去浴室。”

昨夜生宝宝后,沈安华的身子只做了简单的清理便睡下了,现在休息好了便觉得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他便点点头,说:“我要洗澡。”

于是沈大爷就在唐仆人的伺候下进了豪华单人病房的豪华浴室里被打理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舒舒服服,就在唐天把沈安华抱回床上,要打电话找人送早餐的时候,蓝家母子恰好提着红枣莲子粥和鸡汤来探望沈安华。因为带的分量足够多,于是顺便也解决了唐天的早饭问题。

就在陈昕宜嘘寒问暖,四人闲话家常的时候,收到通知的丁雅之拿着婴儿用品前来探望,易水也趁机溜到沈安华的病房里偷懒。病房里的气氛逐渐热闹起来,陈昕宜兴奋地提议可不可以把刚刚诞生的小宝贝抱过来。

易水闻言点头说,小宝宝的身体经过检查非常健康,应该是可以抱到母亲身边的。他便走出病房外,叫了一个护士,让她去把宝宝抱来。

回到病房,沈安华正问:“君和呢?怎么那么就都没看见他?”虽然才生下小宝宝唐惊虹,但他可是绝不会偏心其中的哪一个的,两个孩子都是他身上掉下的肉啊。

早料到沈安华会问,唐天笑着答道:“已经打电话给李妈了,想是快要来到了。只是不知道君君有没有做哥哥的觉悟啊。”大家想到沈君和爱娇的可爱模样,都不禁开怀地笑了起来。

气氛正融洽,病房的门却突然被人粗鲁的打开,一个小护士喘着气却煞白着脸,惊慌的对着屋里的人说:“宝宝,宝宝不见了!”

“什么?!”

房中众人均被吓到,尤以唐沈二人反映最为激烈。在唐天惊怒的的逼视下,小护士愈发慌张,声音里带了些哭腔,却仍坚持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半个小时前去巡房的时候孩子还在,可是刚才我去看时孩子却不见了。现在张医生已经带着大家在诊所里面找开了,但是,但是还是没有找到。”

随着小护士的讲述,唐天的眼神越发阴狠,受不了唐天所散发出来的压力,小护士快哭出来的向易水求救。易水不耐的挥挥手让她出去,自己却不敢回身面对唐天,唐天的宝贝在自己的诊所里不见了,还不知道他会怎样发怒呢。

而坐在床上的沈安华,从得知孩子不见的消息确认后,就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只看那护士的红唇一开一合,随即心口一痛,眼前一黑,就在陈昕宜的惊呼中昏死过去。就站在一旁的唐天眼疾手快地将倒下的沈安华揽入怀中,避免了他倒下时会有的伤害。

易水也顾不得唐天会怎样,连忙过来察看沈安华的情况,检查一番后说:“只是因为所受刺激过大,一时承受不了才会昏厥,等一会儿就会醒过来,不用担心。”

幼子被掳,爱妻昏厥,唐天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握拳的右手缓缓松开,拿过床旁小柜子上的手机,用仿佛要捏烂它的力道摁下号码,电话很快接通,“唐央,你现在马上联系连焰,和他一起过来,我在易水的诊所。”

电话另一边的人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答应下。迅速处理完手边的事务,拖上刚到公司的连焰,由唐央驾车以最快的速度向易水的诊所驶去,想到自家大哥非同寻常的危险语气,唐央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唐天刚挂断电话,臂弯间的沈安华便幽幽醒转。之间他一清醒便受到惊吓般坐直了身子,然后掀开被子就直接下了床,赤足向门口奔去。众人大惊,唐天迅速跟上把沈安华打横抱起放回床上,沈安华一反常态地不断挣扎着,口里喃喃着“我要去找我的孩子”。

此时的沈安华早已不见了那份神采,苍白着小脸眼眶发红,神情惶惶然,唐天心中疼痛,不由用力把他抱入怀中,口中安慰道:“安安,没事的,我一定很快就会把我们的孩子找回来的,你不要怕,我们的孩子福大命大,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我马上就会把他好好的找回来的。”说着,唐天矮下身,双手捧着沈安华的脸,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温柔的说:“相信我,好吗?”

望着唐天的坚定的神情,加上陈昕宜和蓝归阳适时的安慰和支持,沈安华终于不再茫然,用带着哭腔的声音用力地“嗯”了一声。心中的不安恐惧不再压抑,化作泪水满溢而出,他一边哭泣,一边紧紧抓着唐天胸口的衣服害怕的说:“怎么办,他才来到这个世界上还不到一天,他还那么小,那么软,他饿了冷了有没有人照顾,生病了怎么办,他还那么小,就那么一点点大,万一,万一……怎么办?天,我该怎么办?孩子,我的孩子……”

到最后,沈安华已是失声痛哭,那一声声哀鸣扯痛了房里每一个人的心,唐天无言地把爱人抱紧,用尽全身力气的拥抱表明了唐天心中的痛苦心疼和愤怒。陈昕宜忍不住掩面落泪,蓝归阳定定地望着沈安华哭泣的背影,紧握的双拳中指甲陷入肉中也浑然不觉。易水见此情景,暗叹一声说了句“我去看看具体情况”便出了病房,丁雅之默默走到床边,支持地拍了拍唐天的肩膀,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不用客气。”

哭了许久,沈安华的情绪逐渐缓和下来,理智回到大脑,对自己刚刚的失态有些尴尬,但一想到自己刚临人世的幼子不知身在何方,受着怎样的苦楚,他便不能控制的泪流满面。

这时,病房的门口突然打开,唐央、连焰同抱着唐君和的李妈一同走了进来,唐君和一看见沈安华便挣扎着要他抱。听见唐君和的声音,沈安华从唐天的怀抱中抬起头来,看见自己的大儿子,他哭的更是伤心地接过唐君和紧紧抱入怀中。感受到母亲深切的悲伤,虽然不懂得发生了什么,但唐君和还是很母子同心地跟着沈安华一起哭了起来。

被眼前这一切弄得一头雾水,唐央也不浪费时间,直接问道:“大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爱怜地望着抱头痛哭的母子俩,唐天轻轻摸摸唐君和的小脑袋,交代李妈好好照顾他们,又拜托陈昕宜和丁雅之好好陪伴他们,然后他又低下头,在沈安华耳边轻声说:“别哭太多了,伤身体,我一定会把惊虹好好地带回来的,你等我。”

之后他便同唐央、连焰一起向门外走去,蓝归阳望了沈安华一眼,也自觉地跟了出去。

第二十五章

诊所里已是乱成一团,唐天四人寻了间空闲的房间便进了去,以充作临时说话不被打扰的地方。一进房间唐天便沉默不语的坐到了椅子上,蓝归阳见状,只得叹了一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对唐央二人说了清楚。唐央还来不及对沈安华又平安诞下自己的侄儿感到高兴,便听到了孩子不见的消息,不由又惊又怒。而连焰听完蓝归阳所说后,便开始发挥自己的职业习惯,思考起其中的可能性。

这时易水突然推开门匆匆走进来,对屋内四人说道:“监控视频里拍到有人抱走孩子。”四人闻言俱是一动,马上跟着易水一起走到保卫科的监控室里。监控视频的画面早已调到一个小时前唐惊虹被抱走的那一段,五人都聚精会神反复的研究了十几遍那段只有十分钟的视频画面。

画面里一个打扮成护士模样带着口罩的女人,从一出现便从从容容的,甚至在抱走孩子时还同一个护士打了招呼。看着最后那女人轻易便从诊所里抱着孩子坐上黑色轿车离去的画面,唐天不由右手握拳狠狠捶了一下桌面,易水无奈苦笑,他从来没想过这个诊所竟是如此任人随意出入来去自由,看来是决不能再如此放任下去了,必须得花大力气好好整治一番才可以。

报警这个做法从一开始就被五人默契地否定了,一来是报警肯定会把沈安华曝光,相信没人会乐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二来是孩子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被轻而易举地抱走,唐天高傲的自尊不允许他向警方之类的求助,他要亲自把那个敢太岁头上动土的垃圾抓住,把孩子安然地抱回来。

按照一般情况来说,偷走孩子无外乎四种可能,一是为了向孩子父母所要钱财,而是想把孩子卖掉,三是为情,四便是为仇了。五人经过激烈的讨论,认为虽不能完全排除,但是拐卖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是刚刚出生的孩子,既难养活,带在路上的话也比较引人注意,人贩子完全可以选择其他更好的目标。

剩下的几种情况中,他们目前暂未接到打来勒索钱财的电话。而唐天认为自己过去虽处处留情,到最后却无一例外都是好聚好散,应该不会留下这样的隐患,但也不能完全排出这种情况。至于为了报复而偷走孩子,唐天则完全不敢说出任何保证的话,且不说唐天坐稳现在这个位子并扩张唐氏的势力是踩着多少人的鲜血痛苦,单凭唐氏地下牵扯到黑道的生意就足够让唐天心惊胆战了。

其他人看见唐家兄弟的表情,心中也明了情况不容乐观,监控室里的气氛骤然压抑下去。打破这短暂沉默的是连焰的手下拨来的电话,原来是他们已查到那辆载走孩子的黑色轿车的去向,虽然那辆车子挂的牌子是假的,但凭着基英社的本事还是很快查出了那辆车子最后停在的地方。

挂了电话连焰立刻告诉他们,那辆黑色轿车最后到达的地方是水湾码头。水湾码头……暗自琢磨了一会儿,唐天唐央和蓝归阳同时脱口而出:“黑虎堂!”语毕三人互看一眼,大家想的都一样,看来应该是没有错了,事情有了起色,众人的脸色不由稍微缓和下来。唐央于是马上拿出手机联络旗下名为保全公司,实则是唐氏暗自培养的一个黑暗的存在,吩咐他们派出精英前去水湾码头探查实情。

“大少爷,二少爷。”监控室忽然传来敲门声,然后便是李妈焦急的声音。意识到可能是沈安华出了事,唐天连忙一个箭步去把门打开,李妈显示对屋内其余几位点头示意,接着便紧张地对唐天说:“大少爷,安少爷他发烧了。”

唐天先是一惊,然后便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之情,同李妈一起疾步向沈安华所在的病房走去。随后蓝归阳和易水也很快跟上,对他们来说,沈安华可是重要的亲人和病人。剩下唐央连焰二人留在监控室里继续讨论和研究对策,并等待各自属下传来的信息。

仗着腿长,唐天很快便第一个走到了沈安华的病房,一进房门便看见沈安华苍白着脸张着空洞的双眼躺在床上,一个医生正亲自为他挂上点滴。小小的唐君和坐在床上,明显是之前哭的厉害,现在正不停地打着嗝,陈昕宜在一旁安抚着他。看着爱人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遭此打击,现在又染病在身,唐天心痛不已地走到病床边。

那名医生挂好点滴后便识相地退出了病房,唐天无暇顾及年幼的唐君和,俯下身去把伤心欲绝的爱人抱入怀中细细抚慰,并告诉他很有可能已经找到孩子目前所在地点的消息。沈安华眼中立时流动了神采,抓着唐天一叠声的问是真是假,唐天自是全力安抚他。一旁看了许久的易水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自己是插不进去了,便对身旁的蓝归阳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只要找回孩子就好了,你不用太担心。”蓝归阳感谢的“嗯”了一声。

就在此时,唐天的手机突然响起,唐天空出一只手取出手机来看,见识一个不认识的号码不由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喂,是唐天唐大少爷吗?

听筒里传来一个男人轻浮的声音,感觉这个不知名的电话在此时打来不一般,唐天应了一句“我就是,你是哪位”,同时轻轻地放下怀中的沈安华,起身走出了病房外,蓝归阳感觉到不对劲,也跟了出去。

——哦,唐大少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前几日才把我黑虎堂打得落花流水,现在倒是忘得一干二净啊。

果然!与之前猜想的八九不离十,唐天不动声色地冲蓝归阳比了个手势,然后用口型告诉他“黑虎堂”三个字,蓝归阳会意,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拿出手机就联络自己的下属。这种事,总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多了一份力量自然也就多了一份保证。啧,之前黑虎堂被浮门对付的事情他确有耳闻,不过这是别人地盘上的事务,他不想管也管不着。但是现在,既然他们要做出狗急跳墙的丑态,那他自然不会客气的痛打落水狗。

上一篇:失控的关系

下一篇:医者攻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