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好不好 第18章

作者:庄生晓梦 标签: 生子 近代现代

“原来是刘堂主……不知有何贵干?”懒得同他虚与委蛇,唐天直截了当地问道。既然刘高越在这个时间打来,大概已经摸清楚诊所里现在的情况了,他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何况他是真的非常担心唐惊虹现在的处境,谁知那些人会不会丧心病狂地对一个小婴儿下手。

——唐大少果然快人快语。刘高越显示虚伪地奉承了一句,然后语气一转,用带着恶毒的快意的声音说:“想必唐大少已经找到唐小公子在我这儿做客,只要唐大少能满足我几个小小的要求,我们自然会把小公子平平安安地送回去和母亲团聚的。”刘高越刚说完,便听见听筒里传来婴孩啼哭的声音,唐天不由皱紧了眉头。

“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但是你要是敢伤我儿半根毫毛,无论天涯海角,我唐天都绝对会让你付出你无法承受的代价的。”虽然幼子身陷险境,但唐天找到,对付像刘高越这种人,自己的态度必须足够强硬,才能够真正的震住他。

电话另一边那刘高越的语气果然软下了一点,他不是那些个有勇无脑的人,对于唐天的为人和手段他也十分清楚,这次若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了,他也不会做出这老虎嘴上拔毛的事情。现在他只能期盼手上的筹码拥有足够重的分量,等到他平安离开台宁到了美国,他一定马上就把这个小祖宗送回去,毕竟他可不想一辈子活在唐氏的追杀之下。

“那就麻烦唐大少准备一架加满油的小型客机放到水湾码头,机上要准备足够的食物和水,还要准备八百万美元的现金,另外还要给我办好合法的出境手续,我要唐氏浮门保证我们平安到达美国。我知道这些对你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我只给你三十分钟的时间,不然的话,那么小的小东西,我看而不敢保证不会发生什么一时失手之类的事情。”

听着刘高越的威胁和着婴孩的啼哭声,唐天双目怒瞪,咬牙切齿地答道:“好,我答应你!”

第二十六章

电话被挂断,唐天回到病房里安抚了一会儿沈安华,又暗中调来保镖保护爱人的安全,才同蓝归阳一起回到监控室里,一见唐蓝二人,唐央立刻对他们说:“已经查出来了,确实是刘高越派人做的。”

摆摆手打断唐央的话,唐天把刚才刘高越打来电话的事情详细的说给他么听,然后说:“为防万一,我刚才已经派人按照他说的去办了。”他边说边看了连焰一眼,见连焰有话要说便停了下来。

连焰会意,表情难得严肃的开口:“据消息回报,孩子并没有被带在刘高越的身边,大概是他把孩子先藏起来以作为保证自己安全的筹码,至于你在电话里听到的哭声,大概是他让属下随便抱来的那个婴儿的。所以我们现在还不能轻易动他。”

随着事情的发展,唐天已经逐渐冷静下来,只见他略一思索,接着对他们说道:“连焰,你负责继续寻找我儿的下落,找到后立刻不择手段把孩子救出来,人手不够救问唐央要。”待连焰点头答应后,唐天又转向自己的二弟,“唐央,你带人包围刘高越所在的仓库,随时准备后,只要我一下令就立刻收拾掉他们。”

最后唐央又看向蓝归阳,蓝归阳点点头说:“说吧,要我做什么?”算了,为了自己的宝贝弟弟,偶尔听一下别人的指挥也没关系。唐天于是说:“为防万一,我需要握上同样的筹码,那么,就麻烦蓝先生去把刘高越的老婆孩子请来做做客吧,这虽然是下策,但现在也有用它的必要。”

真是,怎么一轮到自己就要做这样的事情,蓝归阳无奈的点头答应。那么现在除了唐天其他三人都有了各自的任务,连焰便问道:“那老大你呢?”

“我去水湾码头拖住刘高越,给你们更多时间。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就开始行动。”唐天说道。其他三人应了一声后,唐央对唐天说:“大哥,注意安全,小心刘高越出损招。”唐天闻言拍拍唐央的肩膀,笑笑说:“嗯,你也要多注意,那我先走了,你们抓紧时间。”

言罢唐天便转身走到门边,一开门便看见苍白着脸的沈安华披着一件外衣站在门外,他的身后站着陈昕宜,丁雅之,李妈和易水。唐天有些惊讶,忙上前扶住沈安华,问:“你怎么来这里,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快,回放好好躺着。”说着,他便要揽着沈安华向病房走去。

但沈安华却站定了身子不肯动一步,唐天疑惑的低头问:“怎么了?”

“我也要去。”沈安华微微仰着脸望着唐天,一字一句坚定地说。

唐天闻言皱起了好看的眉,眼角余光扫过门外众人,抱着唐君和的李妈无奈的对他说:“安少爷说他知道您要去找孩子,他非要跟着去,我们怎么劝都不行。”

听了李妈的解释,再看看爱人小脸上显见的倔强和不易察觉的哀恳,唐天有些心软了。但一想到如果带了他去他可能遭遇到的危险,唐天又逼自己狠下心肠,“不行,安安,这太危险了,你留在这儿等我,我一定很快就……”

“我一定要去。”沈安华打断了唐天的劝哄,他坚定又不安的说:“天,你带我去好不好?我真的没有办法留在这里,他还那么小,只要一想到可能会发生在他身上的可怕的事情,我就快要疯掉了。”沈安华的语气慢慢染上了几分痛苦,他边说边不自觉的揪紧了唐天的衣服。

被沈安华的情绪感染,唐天的眼里也带上了几分痛楚,他想了想,如果这个时候换成是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被留在这里的话,他也会疯掉的。将心比心,他无法置爱人的心情于不顾,至于危险之类的,他相信他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保护他的爱人。思考过后,唐天点头答应。

沈安华激动的抱住了唐天,用带了哭腔的声音说:“谢谢你,天。”唐天失笑,伸手揽紧爱人:“和我说什么谢呢?”然后他抬头环顾四周,对走道里几个丝毫不引人注意的男人吩咐:“保护好少主。”接着他便直接横抱起虚弱的沈安华,解释了一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就直接向诊所外大步走去。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确实是个累赘,沈安华只搂着唐天的脖子,闷声不吭的埋首在唐天的肩窝。

在去往水湾码头的路上,唐天简单的向沈安华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沈安华听的心惊肉跳,唐天只好抱着他一遍一遍的向他保证,只差没对天发誓了。

车子很快到了目的地,唐天刚一下车,接到消息的刘高越早已带了出来。唐天看着刘高越身边的手下示威似的抱着一个哭个不停的婴孩,不仅暗自嗤笑,这孩子绝对有四个月那么大了,想骗他也找一个像一点的好不好。(画外音:谁能想到一个花花大少竟然可以分辨婴儿的月份啊。)

虽然心里明白,但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唐天露出一脸想要强自镇定却被那哭声弄得心疼不已的表情,刘高越虽然心中忐忑,此时看了唐天的样子,倒有些放心了。在和唐天说话时,他假装不经意的瞄了瞄唐天身后黑色的高级房车,刚才见唐天下车时对着车里人一脸疼惜关爱的样子,他想这车里的人定然是唐天十分重要的人,也许就是孩子的母亲,呵,到时候他也算多了个可以使用的筹码。

就在唐天同刘高越周旋时,沈安华在车里却是听着那哭声坐立不安,虽然隔着车窗就能看出那并不是他的孩子,但是一想到他的才刚出生的孩子也许就在某个地方,哭的同样撕心裂肺,他的心就疼得不行。沈安华只好紧盯着窗外的情况,努力不去想他孩子的境况。

忽然,一个保镖样的人物走上前去同唐天耳语了几句,便看见唐天露出大喜的摸样,对着刘高越冷笑了两声便迅速转身坐回了车上,察觉事情可能有变,刘高越立刻命人向沈安华所在的房车开枪,却被一群不知何时到来的人拦住。

而车子已经驶离了刚才的谈判地点,唐天狂喜的告诉沈安华孩子已经找到并被安然救出,现在已经回到诊所正在接受身体的检查。这消息令沈安华也忍不住喜极而泣,唐天就紧紧的抱着他,欣喜的说着一些关于以后的美好生活的期盼。

最初撞击般的惊喜过后,沈安华听着越来越远的枪支激烈交战声,想到那个被威胁的抱着,哭个不停的孩子,他便从唐天怀里抬起头,仰着小脸眼泪汪汪的望着唐天。爱人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唐天忍不住一笑,不由宠溺的亲亲他的额头,说:“就知道你会心软,我已经吩咐他们把那个孩子也救下,只待查到他的父母所在就可以把他送回去了。”

“嗯。”知道那孩子已经被安排好,沈安华便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全心的期待车子能够快点快点再快点,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抱抱他这一出生就受苦的可怜的孩子了。

第二十七章

自那日发生的绑架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转眼被绑走的小可怜唐惊虹已经满月了,抱着小儿子坐在休息室里的沈安华,想到那时的情景还是会心有余悸,所幸孩子被救回后是安然无恙的,只是有些虚弱,事后唐家大家长唐友宗得知此事,大为震怒,不仅插手料理刘高越的事情,还亲点了人手安排到沈安华母子身边保护他们。

从唐惊虹回到母亲的怀抱后,唐沈二人再不敢轻易让两个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有一段时间沈安华还为此夜夜从噩梦中惊醒,把唐天给心疼得。但是,轻拍着怀中正在吃奶的小儿子的背,沈安华想,现在终于已经没事了,一家人平安的,团聚在一起,实在是要感谢苍天眷顾。

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打开,门外宴席的喧闹迅速地从门缝中挤进来。唐天反手将门关上,休息室内立时便又安静下来,唐天心情甚好,笑着走到沈安华身边坐下问:“他还没吃饱吗?”边说,便顺手把正在一边玩的大儿子抱了起来。

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唐惊虹柔软的小脑袋,感觉自己的乳头仍被那张小嘴用力地吸吮着,沈安华看向唐天,摇头说:“还没呢,怎么,宴席要开始了吗?”唐天闻言“呵呵”乐了两声,说:“没开始,你不用急,小宝贝什么时候吃饱就什么时候开席吧。”

原来今天是唐惊虹的满月宴,唐天不愿隐藏自己已有爱人的事实,平白招来一些人的求爱痴缠,也顺便向外界介绍,他唐氏已有下一代的继承人,想必明日股市必是一片涨势。只是沈安华的身份委实不便公开,唐天决定对外宣称孩子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秘密结婚的妻子不在本地,不能出席这次满月宴。至于以后,他不会让人有任何理由以任何方式来打扰沈安华,至于其他,就随那些媒体猜测揣摩吧,也算是增加一些神秘感。

唐君和快要一岁半了,已经可以安安稳稳地走路,也能说几个含糊不清的词语了,唐天这时正逗着他说话。只听他张着小嘴咿咿呀呀不知道讲着什么,小嘴开合间露出几颗小乳牙甚是可爱,唐天和沈安华都被他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却可爱到不行的声音给逗笑了。

就再屋内一片其乐融融的时候,忽然传来敲门声,原来是宴席的宾客已经到齐,唐友宗便叫人来请唐天和宴会的小主角。来人恭敬地在门外传话,唐天朗声回了句“知道了”便把人遣走了,沈安华把唐惊虹抱起来,用小手帕给他擦擦嘴,又在他额上亲了亲才让唐天抱过他。

一边一个小心地抱好孩子,唐天冲着沈安华低下头,直到沈安华也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才肯乖乖出去。沈安华独自留在休息室内,整理好了自己的衣物才出门,休息室的门外左右各站着一个男人,沈安华已与他们相处了一个月,顺口打了个招呼便往前堂宴席处走去,至于身后的那两人,他们总能找到适合他们的位置来执行任务。

虽然无法以孩子母亲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但沈安华并不打算缺席小儿子的满月宴。沈安华不想太引人注意,而且坐主桌的话怕唐君和叫他,那就露馅了,反正外界也甚少知道他唐家少爷的身份。唐天便给他安排好了位置,是同易水和丁雅之坐在一起,在不显眼的地方。而蓝家母子则因为他们本身是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只得遗憾的放弃同沈安华坐在一起的福利。

这场满月宴宴请的都是社会各界的名流,唐友宗大方地宣布他已认可了孩子的母亲和两个孩子,众人贺喜声一片,待离了唐家人面前却三三两两地讨论开来,其谈论内容的八卦程度直逼八卦周刊的头版头条。沈安华一边享用美食一边颇有兴味的听着同桌人的讨论,易水和丁雅之看着他的样子只能无奈的笑笑。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周围的环境让自己觉得不舒服,唐惊虹努力地用哭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唐天只得把孩子抱了下去,沈安华也匆匆离席。虽然满月宴的小主角已经离场,宴席却仍热热闹闹地继续着。后来沈安华终究没有再出现在前堂,而满月宴也平安无事地落幕了。

此后时光匆匆流去,沈画家一边安心带孩子,一边在家中进行创作。唐天终究是替他辞了出版社的工作,他给沈安华开了个画廊,其主要工作是为沈画家服务。沈安华虽然无奈,却也只好接受。没办法,唐天不仅找来说客对他进行连番轰炸,连唐君和都被他教会了“画廊”这两个字。

还有一件事,陈昕宜终于憋不住和老公蓝国思说了沈安华的事,沈安华也回去蓝家见过了蓝老爷子,虽然本来就不甚愉快的见面气氛被沈安华居然嫁给了一个男人这样的消息搞的更加诡异,但沈安华并没有对此又多少感觉,本来就是个陌生人。后来沈安华又去看了他几次,老爷子的态度都是不冷不淡的,但是沈安华不知道的是,老爷子的遗嘱在第一次与他见面后便修改了。

很快,唐惊虹半岁了,唐天终于处理完预定的事务,安排好假期,把公司往脑后一抛,携沈安华同两个宝贝儿子飞赴荷兰,于是唐大少和沈画家终于成为了有名有实的夫夫了。在荷兰呆了几天,四人又飞赴澳洲,开始了他们实为全家旅行的蜜月旅行。

尾声

五年后。

“我回来了。”一进家门,唐天便说了一句。原本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沈安华早在听见开门的声音时便起了身,走到玄关处接过唐天的公事包和脱下的西装外套,然后转手把这些东西递给了李妈。唐天伸手搂过爱妻的腰,小心的扶着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的沈安华走回沙发旁坐下。

“今天感觉怎么样,安安,女儿有没有很乖?”唐天笑着问,一边用手抚摸着那浑圆的肚皮。自从五年前生下二儿子唐惊虹后,沈安华的肚子就一直没了动静,就在他们以为也许这辈子就这么两个宝贝的时候,沈安华又怀上了,后来照B超的时候照出了是个女儿,这也算弥补了他们心中的一个遗憾。

“女儿很乖。”看着男人脸上宠溺的表情,沈安华也抿唇笑了。唐天抬眼看到他的表情,忍不住凑上去细细地亲吻那嫣红的唇,沈安华起初还配合着,慢慢地察觉出了不对劲,连忙用了劲推开他,再把那只咸猪手从自己衣服里拉出来丢掉,嗔道:“君和他们待会儿就回来了,你消停会儿。”

上一篇:失控的关系

下一篇:医者攻辛